古希腊文学的燎原传世世界历史发展史上的奇妙篇章

如果说全世界人民有一个共同的节日的话,那么这个节日就是奥林匹克运动会。奥林匹克运动会是现代人类文明的一个重要标志,它与世界历史发展史紧密相连。

提起奥林匹克运动会,就自然会想到她的发祥地古希腊。遍布残垣断壁的古希腊不断向我们传递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与我国春秋战国时期的灿烂文化以及埃及、印度的古代文化高峰相呼应,被称为四大文明古国的繁荣文化随着时间的推移都逐渐衰落。但古希腊文化不同,经历了中世纪的千年禁锢,在文艺复兴时期重新崛起,并在全欧洲发扬光大。以文学为例,就足以窥见古希腊文学的辉煌传世。

世界历史发展史上留下了许多源远流长的文学传统。各个民族的文学最初几乎都源自想象,培育了无数的神话,成为后来文学创作取之不竭的源泉。古希腊文学便是这样一种代表性文学。古希腊神话中的众神们,尤其是以宙斯为代表的神灵,几乎成为了世界文学中的经典人物,由此确定了古希腊文学的基本框架。古希腊文学创作一开始便表现出了高度和多样性,无论是叙事文学、戏剧、散文还是诗歌,都展现出了不俗的水准。

其中,荷马的史诗被誉为欧洲四大名著之首。抒情诗人如萨福、阿尔克曼、品达罗斯和阿那克里翁等等,便是古希腊卓越的诗人代表。紧接着,戏剧成为了文学的中心,而欧里皮得斯、索福克勒斯和埃斯奎罗斯则被认为是欧洲文学史上如雷贯耳的悲剧创作大师。此外,还有像阿里斯托芬、米南德等等喜剧大家。最后,散文成为了一种崭新的文体,约公元前四、五世纪左右,众多散文家如群星闪烁,他们的作品集合了文学、哲学、美学和史学的特点。

古希腊文学的繁荣和发展,是历史上文学创作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其文化繁荣的背景是当时希腊的初级制度,精神相对自由,创作者们充分发挥自我想象和创造,注入自由意识和人文精神于文学创作中,使其蕴含非凡的力量,令人难以抵御希腊文学的诱惑。

在古希腊文学史上,荷马、萨福、阿尔克曼等人的叙事和抒情诗歌作品均成为了文学经典。而古希腊戏剧作品的泰斗,如索福克勒斯、欧里庇得斯和埃斯奎罗斯等人,更是被誉为欧洲文学史上的巨匠。古希腊文学的辉煌时期,同时也培育出了一批著名的哲学家和史学家,如柏拉图、苏格拉底和亚里士多德等人。史学方面,希罗多德、修息底德和色诺芬等人也因其杰出的史学著作而名垂千古。

正是上述文学巨匠和典著的不朽影响,使得古希腊文学成为了整个希腊文化得以持续发展壮大的基石。这种由人文精神注入的文化基因,赋予了希腊文化强大的影响力,难怪后世的罗马诗人贺拉斯评价说:希腊文化虽被罗马征服,但其文化魅力却最终征服了罗马。实际上,罗马当权者并未毁灭这种文化,反而认真学习和接受了希腊文化,随着其扩张,更将文化传播至小亚细亚、北非和西欧等地区。

古希腊文学的影响力和传承发展历经千年,从地中海地区扩展到了两河流域和埃及等地,成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超级大国的文化基石。罗马人深受希腊文化影响,通过学习希腊文化,创造出了带有希腊文化基因又有本民族特色的罗马文化,文学方面,罗马文学也因此得以起飞,拥有了众多的诗人、剧作家、散文家和历史学家。

在罗马文学史上,普劳图斯、泰伦提乌斯等优秀的剧作家,西塞罗、塔西图、普鲁塔克等杰出的散文家兼历史学家、演说家,维吉尔、贺拉斯、奥维德、卢克莱修、卡图卢斯等不朽的诗人,都成为了文学巨匠。

然而,在公元4世纪以后,随着西罗马帝国的衰落和灭亡,罗马教会开始掌握政权,神权逐渐取代了人文主义。禁欲主义和压抑人性的教义开始占据主导地位,导致中世纪欧洲文学发展陷入低潮,人文精神失去了地位。直到14世纪文艺复兴的到来,人类文学走出了寒冬,重新开始了展现出璀璨灿烂的人文奇迹。

在世界历史的发展进程中,近千年的中世纪黑暗时期对古希腊罗马文学和文化造成了严重摧残和禁锢。然而,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资本主义的萌芽,13世纪以后人的自我意识开始觉醒。由于偶然的考古发掘中惊现了古代的辉煌,人们对古代文化和文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和向往。

一个名为“文艺复兴”的伟大运动蓬勃兴起,将人文主义视为复兴的“主旋律”,并持续了长达三百年的时间。古希腊文学中的精魂和基因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这个运动的策源地在古罗马的本土,即意大利。但丁作为这个运动的伟大领袖之一,在他的巨著《神曲》中,激烈揭露了教会的腐败和虚伪,强调了热爱生活和追求自由的凡人。其后,彼德拉克和薄伽丘两位同胞也成为了这个运动的先锋,他们都是古希腊、罗马典籍的研读者和搜集者,通过自己的作品,无情轰击教会统治及其禁欲主义,倡导青年男女的正当爱情和人们对自由的追求。

人的自由追求和正常生活的赞美成为了文艺复兴运动的中心思想。彼德拉克更是公开宣称,“我不想成为上帝,我只是凡人,只追求凡人的幸福”。这种觉醒的宣言被视为文艺复兴时期对人性的赞颂。莎翁更是将人赞颂为“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他的作品充满了人文主义的精神。

文艺复兴时期是欧洲人传承古希腊文学的“第二棒”。这个运动回归了古代文化的精神,超越了古代文学的形式和风格,是一个最好的继承。她对于古代文学的发掘和研究,对于中世纪的禁欲主义以及教会、僧侣、巴黎神学院等历史绊脚石进行了毫不顾忌的批判和反思。这一精神在两个邻近的国家法国和西班牙率先得到体现,拉伯雷是法国文艺复兴时代的伟大代表,他对希腊古籍的发掘和研究贡献卓著。

西班牙文学在人文主义的推动下,自15世纪开始摆脱了宗教的禁锢,并以意大利文学为榜样,创造了新型的诗体——感怀诗,这种诗体不仅有西班牙文学的特色,也吸收了人文主义的精华。西班牙作家在打破禁锢后,发挥自由想象力,运用生动、幽默的小说对政教腐败、社会黑暗以及其他人性弱点进行尖锐讽刺和辛辣抨击,极具杀伤力,从而开创了欧洲文学史上“流浪汉小说”的先河。

这个时代充满了原创精神,许多崇尚古希腊文学的作家不再亦步亦趋地模仿前人,而是强调自己的独创性,与前人并肩竞争。例如,莎翁没有严格遵循古人关于悲剧和喜剧的规定,他经常在喜剧中加入悲剧因素,在悲剧中加入喜剧元素。而德国的歌德和席勒在德国文学还没有独立的地位时,有的人主张仿效法国文学,有的人主张学习英国文学。然而,这两位文艺复兴式的巨人却毅然转向古希腊罗马文化,强调寻求古希腊罗马文学中的人文精神,以理性的沉稳为作品的主旨。

歌德为了追求古希腊文学的精髓,不惜“弃位”、“背友”(施坦因夫人)并“违纪”(没有向公爵请假),私自前往意大利进行了近两年的考察。他搬回了满屋古代艺术品和典籍,致力于追求古代精神的高度和形式的完美,力求达到那种“高贵的单纯、静穆的伟大”(温克尔曼)的境界。出于对古代精神的追求,歌德最终接受了席勒的耐心建议,与之进行了十年的创造性合作。他们一起奠定了独立的德意志民族文学的丰碑,并让德意志文学达到了新的高度。

19世纪初的浪漫主义运动中,古希腊文学的精神在不断蔓延。英国杰出诗人雪莱的诗剧《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的题材源自古希腊神话和古希腊悲剧,虽然主题有所发展,但依然遵循着古希腊文学的精髓。德国浪漫主义运动时期的主要理论家F 施莱格尔,尽管认为描写客观的艺术终将被表现主观的艺术所取代,但他依然认为古希腊文学是不可替代的典范。他甚至在此基础上撰写了两部学术著作——《希腊文学研究》和《希腊罗马诗歌史》。他和他的哥哥奥古斯特成为了浪漫主义运动中最重要的文学家之一,推动了德国浪漫主义文学的发展。

派喉舌的《雅典娜神殿》中的“雅典娜”是希腊神话中的主神,古希腊文学在世界历史发展史上有着重要地位。德国后期浪漫派的重要作家荷尔德林在其代表性小说《许佩里翁》中借主人公之口歌颂了古希腊的光荣。荷尔德林还亲自翻译了索福克勒斯的两部代表作。

即使在现代主义“反传统”的巨大声浪中,古希腊文学的崇高地位依然受到尊重。著名哲学家和美学家尼采,虽然被称为“偶像破坏者”,但他美学名著《悲剧的诞生》却是在研究古希腊悲剧的基础上写成的。尼采的精神传承者卡夫卡的许多小说都直接取材于古希腊神话,如《普罗米修斯》、《波赛顿》、《塞壬的沉默》等。德国伟大戏剧革新家布莱希特虽然是“非亚里士多德美学”的倡导者,但他的戏剧美学中包含了不少古希腊悲剧的因素,如歌队的运用、旁唱的加入等。同样具有这个特点的是布莱希特的晚辈瑞士戏剧家迪伦马特,他的代表作《老妇还乡》甚至被称为“现代古典剧”。在欧洲戏剧史上,迪伦马特的影响最大的两位喜剧家是维特根斯坦和贝克特。他们都深受古希腊戏剧的影响,并且在自己的作品中体现了这种影响。

古希腊文学在世界历史发展史上有着重要地位。阿里斯托芬是最早的一批古希腊喜剧作家之一。在欧洲戏剧史上,有不少作者受到了他的影响。

克丽斯塔·沃尔芙是20世纪80年代的作家,她的长篇小说《卡桑德拉》影射了当时的德国现实,故事和人名都借用了希腊神话的形象。这展现出古希腊文学鲜明的影响,不仅在文学上,还在现实生活中得以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