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腊文学是怎么给全欧洲点火的当时的欧洲火灾大啊

奥林匹克运动会,是全球人民共同向往的盛事,也是现代文明的标志之一。

而这股文明的源头,自然是古希腊。那些残垣断壁,古老而庄严,为我们传递了无尽的历史信息。这个时期的希腊,与春秋战国时代的中国,与埃及和印度的文明,齐名为四大古文化。然而随着时间推移,那些曾经繁荣的文化凋零了,而古希腊文化,经历了千年的沉寂,在文艺复兴时期重新崛起,并影响了整个欧洲。以文学为例,它领先于其它领域,为我们展示了它那瑰丽且神秘的历史传承。

文字和想象本是一脉相承,所以各个民族早期的文学都包含着丰富多彩的神话,这些神话成为了后来文学创作的源泉。而古希腊文学可以算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古希腊神话中的众神们,以宙斯为代表,几乎已经成为世界文学中的经典人物。围绕着他们的故事,古希腊文学得以建立其坚实基础。当古希腊文学在世界舞台上跃然而起时,它就像一座峰峦耸立的高山,傲然屹立。在古希腊文学创作的各个领域中,包括叙述文学、戏剧、散文和诗歌,都表现出了无比的优秀水平。荷马史诗作为欧洲“四大名著”之首,依然具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

随之而来的则是抒情诗的汹涌澎湃,萨福、阿尔克曼、品达罗斯和阿那克里翁等9位大诗人为这一风格的代表人物。此后,戏剧声势浩大,埃思库鲁斯、索福克勒斯和欧里皮得斯也成为欧洲文学史上的名字,另外还有喜剧家阿里斯托芬和米南德等人。最后则是散文的辉煌时期。在公元前4、5世纪左右,像一颗颗璀璨的星星,散文家们以文学、哲学、美学、史学等丰富的内容为创作基础,创作出光辉璀璨的作品。

希腊文学具有惊人的力量,那些著名的希腊文学家,如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无论是在欧洲文学史还是欧洲哲学史上都是永载史册的巨人。在他们之前,有一批历史学家,他们的作品犹如司马迁的史书,卓越的写作技巧让人钦佩。其中,希罗多德、修息底德、色诺芬等人都是其中杰出的代表。

古希腊文学的发展背景是当时的初级制度,这使人们在精神上相对开放,充满了想象力。作家们把这种自由意识注入文学,从而创作出兼具人文精神的佳作。这种人文精神不仅体现在希腊文学中,也是整个希腊文化繁荣发展的重要精神基因。正是因为这种强大的精神基因,希腊文学拥有了巨大的征服力。贺拉斯曾说过:“罗马虽然征服了希腊,但希腊人以他们发达的文化反过来征服了罗马。” 的确,面对希腊文化的强大吸引力,罗马并没有毁灭它,而是接受了这样一种文化,认真地去学习,并将其传播到小亚细亚、北非以及欧洲各地。

希腊文学的影响力不仅仅局限在希腊本土,它很快扩大到了东非、北非、埃及和两河流域等地区,这也意味着希腊文学成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涵盖“超级大国”的版图之内的文化体系。

罗马人具有进取精神,吸取了希腊文化的精华,于是创造了一种集希腊文化基因与自身民族特征于一体,且日渐繁荣的罗马文化。在文学领域,罗马人的学习希腊文化催生了众多杰出的文艺作品,其中包括像普劳图斯、泰伦提乌斯这样的优秀剧作家;像西塞罗、塔西图、普鲁塔克这样的杰出散文家兼历史学家、演说家;特别是像维吉尔、贺拉斯、奥维德、卢克莱修、卡图卢斯这样的不朽诗人。就连罗马人俘获的希腊奴隶李维乌斯 安得罗尼库斯都成为了罗马文学史上第一位诗人和剧作家。因此,罗马人可以说是接过了希腊文学的传承“第一棒”。

然而,公元4世纪开始,随着西罗马帝国的衰落和灭亡,罗马教教会接管了政权,并将神权崇拜与禁欲主义引入社会,与人文主义相敌对。这也导致了整个欧洲文化的演变。

中世纪黑暗漫长而残酷,古希腊罗马文学和文化遭受了极其严峻的压制和破坏。直到13世纪以后,随着生产力的进步和资本主义的兴起,人们开始觉醒自我意识。偶然的考古发现点燃了人们对古代辉煌的激情和向往,文化和文学再次受到高度重视。

于是,在整个欧洲展开了一场伟大的运动,名为“文艺复兴”。以古希腊文学中的人文主义为其“主旋律”和头脑,这个运动在意大利本土获得了强劲的支持和发展。但丁是这一历史进程中的伟大先驱,他巨著《神曲》中所展现的绘画和文字,把教会的领袖描绘成堕入“地狱”,而将追求自由和爱情的凡人送上“天堂”。此后,但丁的两位伟大同胞彼德拉克和薄伽丘也以古希腊、罗马典籍的热情搜集者和研究者的身份,通过彼德拉克的文集和薄伽丘的《十日谈》,对教会统治及其禁欲主义进行了痛击,宣扬了青年男女的正当爱情和人们对人性的探索。

人们热爱着追求正常生活的目标,彼德拉克更是自称:“我不是上帝,我只是一个凡人,只追求自己的幸福。”这是新时代人觉醒的坚定宣言,让彼德拉克成为了“第一个现代人”。莎士比亚更是精妙地表达了对人的觉醒,他通过哈姆雷特之口称赞人类为“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莎士比亚深受古希腊文学启迪,他至少创作了两部以古希腊神话为题材的剧作,他的作品充满了人文主义的精神。

文艺复兴是欧洲人传承古希腊文学的“第二棒”。这是一次在文化层面上对古代的回归和超越。它回归的是精神,超越的是形式和风格,只有如此,它才能实现最好的继承。这种精神最先在法国和西班牙这两个接近希腊、罗马(意大利)的国家中体现出来。法国文艺复兴时期的“巨人”拉伯雷对希腊古籍的发掘和研究十分积极。他的《巨人传》对中世纪的禁欲主义、教会、僧侣、巴黎神学院等历史束缚进行了无畏的批判和解放;而西班牙的塞万提斯则以其杰作《堂吉诃德》批判了贵族特权和教会教条的保守主义,宣扬了人类的自由和理性。

欢笑愤怒,代表着西班牙文学的突破。在人文主义思潮的推动下,西班牙文学摆脱了宗教的束缚,并以意大利文学为样板,创造了新型诗体——感怀诗,这种诗体不仅保留西班牙文学的独特风格,而且充满了文艺复兴时期的自由和创新精神。西班牙的作家毫无顾虑地打破束缚,充分发挥想象力,在幽默生动的小说中对政教恶行、社会败象进行辛辣讽刺或尽情嘲弄,具有极强的杀伤力,开启了欧洲文学史上“流浪汉小说”的先河。

这是一个创新精神翻涌的时代。许多崇尚古希腊文学的作家并没有简单地模仿前人,而是强调独创性和与前人并肩齐驱。莎士比亚没有严格遵循古代关于悲剧与喜剧的规定,他在喜剧中加入悲剧因素,在悲剧中加入喜剧因素,使作品更具张力。德国的歌德和席勒,在当时德国文学还没有独立地位的时候,有的人倡导仿效法国文学,有的人则主张学习英国文学。然而,这两位文艺复兴诗人选择了独立探索,他们赞美英国文学的同时,也执着地追求古代(希腊、罗马)文学中的人文精神。他们追求的是古希腊、罗马文学中的理性沉稳和自由创新的精神,这也恰恰符合了文艺复兴时期的主题。

在歌德看来,文学创作必须追求精神和形式的完美,这是“高贵的单纯,静穆的伟大”(温克尔曼)。为此,他不惜放弃官职、疏远友谊(如施坦因夫人),违反规定私自前往意大利,进行了近两年的考察,带回了满屋子的古代艺术品和文献。因为他向往古代精神,最终接受席勒的建议,开展了十年的创造性合作,奠定了独立的德意志文学的基石,推动了德意志文学高峰的到来。

19世纪初的浪漫主义运动中,古希腊文化依然在文学界发挥影响力。英国杰出诗人雪莱的诗剧《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以古希腊神话和悲剧为题材,但主题更广泛。德国浪漫派虽然在艺术主张上与西欧浪漫派有所差异,但仍然尊重古希腊文学。浪漫派的主要理论家F.施莱格尔提出了描写客观的艺术最终将会被表现主观的艺术所取代的观点,但他仍认为古希腊文学是典范。他不仅撰写了关于希腊文学的学术专著,还和他的哥哥奥古斯特共同合作创办了“阿廖斯计划”,旨在推广古典文学的学习和研究。

派喉舌的作品《雅典娜神殿》中所描绘的“雅典娜”便是希腊神话中的主宰神。德国后期浪漫派的杰出作家荷尔德林在他的代表性小说《许佩里翁》中,通过主人公的口吻向古希腊的辉煌致敬。他还亲自翻译了两部索福克勒斯的代表作。

尽管现代主义浪潮中呼风唤雨、拥护“反传统”,但古希腊文学在当代仍然保持着崇高的地位。即使像尼采这样的“偶像破坏者”,其美学名著《悲剧的诞生》也是在研究古希腊悲剧的基础上写出来的。同时,像卡夫卡这样的尼采精神的继承者,他的好几篇短篇小说都直接取材自古希腊神话,如《普罗米修斯》、《波赛顿》、《塞壬的沉默》等等。像布莱希特这样的伟大戏剧改革家远离“亚里士多德美学”的框架,但其戏剧美学中却融入了古希腊悲剧的元素,如歌队的使用、旁白的加入等等。同样受到古希腊文学影响的还有来自瑞士的戏剧家迪伦马特,他的代表作《老妇还乡》甚至被称为“现代古典剧”。欧洲戏剧史上对迪伦马特影响最大的两个喜剧家,

阿里斯托芬也是其中之一。上世纪80年代,克丽斯塔·沃尔芙的长篇小说《卡桑德拉》将故事和人物名字均借鉴自希腊神话,并以此影射当时的德国社会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