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郎的子女入学问题

《天庭日报》记者顺风耳报道:几千年前在天庭与人世闹得沸沸扬扬的牛郎与织女,最近又碰到麻烦了。虽然牛郎与织女的两个孩子来天庭时间已经不短了,按天上的年纪计算,两个孩子早应该上小学了,但因为至今两个孩子还都没有天庭的户口,是两个黑孩子,因此两个孩子的就学就成了问题。只管牛郎为处理两个孩子的户口问题把腿都快跑断了,但孩子户口的问题仍旧没有获得处理。此事经本地《天河报》透露后,在天庭也引起了关于户口与入学问题的大讨论。为此,《天庭日报》记者顺风耳采访了当事人牛郎及相关职员,下面是现场采访的录音报道。
采访对象
牛郎
记者顺风耳:牛郎先生,您的孩子到天庭的时间也不短了,为什么户口问题还没有处理?天庭户口对孩子就那么重要吗?
牛郎:我与织女在人世的那段经历大家都知道了,在这里我就不多说了。当我带两个孩子追赶织女到天庭后,王母娘娘被我与织女的坚毅恋爱所感动,允许我们爷仨与织女在每年的农历七月七日见一面,而且很快就由有关部门给我与织女落实了天庭的户口。但由于我与织女的两个孩子是在人世出生的,天庭的户籍部门就以此为理由,没有给孩子落实天庭户口,他们成了两个黑孩子。今后我又多次找到他们,向他们表明孩子的妈妈织女是仙女,我在人世投胎以前也是天神,可他们老是抓着孩子是在人世出生的这个理由不放,一直拖到此刻都没有给办理。听我堂兄牛魔王说,齐天大圣孙悟空初来天庭时,为办理天庭户口也费了不少周折,但最后他有了正式的天庭户口,也不知他是怎么办的,还麻烦记者您给问问。
天庭的户口对孩子的重要性那还用说吗?我的两个孩子就是因为没有天庭户口,附近的天河小学就要收高额的借读费才接受我的孩子入学。但我与织女都是在天河畔穷打工的,两个孩子的高额的借读费我们实在是蒙受不起。就是勉强让孩子读完中小学,未来考灵霄大学时,非天庭户口的考生要比正常的考生分数高出几百分,我的孩子能考上吗?考不上大学,孩子没有天庭户口,想招工也难,您说我的孩子今后怎么办?
采访对象
天庭天河户籍科科长猪八戒
记者顺风耳:猪科长,可否就牛郎两个孩子的户口问题与大家谈一谈?
天庭天河户籍科科长猪八戒:至于这个问题嘛,复杂得很。虽然牛郎与织女都是天神身世,但他们的孩子是在人世出生的,按天庭的户籍制度是绝对不能在天庭落实户口的。虽然我们对牛郎的家庭状况及两个孩子的情形比较同情,但违规办理户口是政策不允许的,我们真的无能为力。
记者顺风耳:猪科长,听说齐天大圣孙悟空早已包办理了天庭户口,但孙悟空也是在人世出生的,莫非给他办理天庭户口就没有违背政策?
天庭天河户籍科科长猪八戒:您是说猴哥的天庭户口?是的,孙悟空的确已包办理了天庭户口,但他的户口属于非凡情形。因为孙悟空虽然也是在人世出生的,但他不是肉体所生,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再说,孙悟空曾经配合唐僧西天取经,属于对天庭有非凡贡献的人物。最主要的是,想想当年孙悟空大闹天宫时的威风,假如不给他办理天庭户口,又会闹出多大的?
说句真心话,雷同孙悟空这样在人世出生,却能落实了天庭户口的天神是不少的。像李天王父子仨、杨二郎、嫦娥等天神,哪一个不是在人世出生?但像牛郎与织女这样在天河畔上打工的小神,能和他们比吗?唉,好多事情俺老猪是说不清的,相信顺风耳老兄也能够理解,也希望顺风耳老兄不要把老猪的这些话在媒体上发表,老猪俺先感谢您了。
采访对象
天庭教育部部长太白金星
记者顺风耳:部长先生,对于天河小学收取高额借读费的问题您怎么看?是否符合有关规定?非天庭户口的考生的高考分数比正常考生要高好多,您对此又有什么观点?
天庭教育部部长太白金星:由于天河属于经济掉队地域,本地的教育经费近几年一直不足,收取非天庭户口学生的借读费是路过教育部核准的,收取的金额也不大。牛郎所说的高额借读费有点浮夸,也有大概牛郎的孩子至今没有办理暂时户口或者暂住证,这样借读费大概就会高一点。发起牛郎先给孩子办理暂时户口或者暂住证,尽快使两个孩子就学。假如牛郎家庭的确艰巨,可以到民政部门申请补贴,由大家共同资助处理牛郎的两个孩子的就学问题。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天庭的孩子连小学都上不了,那咋行?
对于非天庭户口的考生高考录用分数高的问题,那也属于没有措施的措施。天庭只有灵霄大学一所宇宙重点高校,致使考生的录用率只有10%以下。这样就造成大部分的正常考生也难以进入天庭大学。由于人浮于事,也就只好控制非天庭户口的考生升学率了,这一点请大家能够理解。随着天庭高等教育的遍及,相信这种情形会有所改观。牛郎的两个孩子还小,此刻就思量那么远,是否早了点?
采访有关职员结束后,记者又就此问题随机抽查采访了数十名天庭神仙。其中大多半对牛郎与织女的遭遇深表同情,90%的受采访者不赞成天庭的户籍制度,而且对部分天庭户籍部门暗箱操做办理天庭户口的做法深恶痛绝,95%的受采访者不赞成学校收取借读费的做法,对天庭大学有意提高非天庭户口考生高考录用线的问题,大部分受采访者也都提出了异议。对有关牛郎的孩子的户口、教育等问题本报将继续跟踪报道,希望读者继续关注牛郎一家此后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