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女婿

有一户人家,男的叫张田,妻子生了个闺女,名叫张甲英,一家三口日子过得很富足。张甲英三岁的时候跟牛家村的郭和家的孩子定了娃娃亲。
张甲英四岁的时候,她妈妈生病了,一天比一天严重。有一天,发了一次魂,醒过来后,望着满屋跑的小女娃,对她男性说:“我这病好不了啦!我死了,另外没什么挂念,就是这孩子还没拉扯。你看在我们伴侣一场的面上,好歹别慢待了她,等她出嫁的时候,把我的嫁妆,和掐辫子的体己钱都送给她。”说着,泪扑簌扑簌的掉了下来。不到一个时辰就死啦。
张田给妻子守了一年孝,第二年又娶了一个妻子,二妻子也给他生了个女儿,取名叫张锦绣。张锦绣也定了娃娃亲,许给了朱家村的一户人家,那娃娃名叫朱小盎。
张田想着接嫡妻子临死前的叮嘱,不让二妻子动她的嫁妆和体己钱。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十五年过去了,两个闺女都长大,两个娘家的媒婆都来说了,要明年接过门。
但是张田仍是没能看到两个闺女办喜事,年尾的时候,得了急病死了。
老丈人死了,两个女婿都来吊孝。
这时,牛家村的郭和发了一笔横财,一下子阔起来啦!这次他儿子给丈人吊孝,骑着马,背面跟着支使的。
而朱家村的朱小盎是个诚实的庄稼人,不会支支巧巧,穿着也不好。丈母娘看在眼里,心里就不兴奋起来。
她想:自己的闺女嫁给朱小盎这样的,那还不得跟着吃苦?张甲英的女婿那样富有,嫁过去就是吃香的喝辣的,另有人伺候,多享福。想着想着就给她想到一个坏主意。
等到了张甲英出嫁那天,甲英的女婿来接,好几班吹手,吹吹打打,张甲英的后娘就把自己的女儿张锦绣给装扮起来,送进来结婚的花轿,脸张甲英娘给她留的嫁妆和体己钱都给拿走了。
过了些日子,朱家村的朱小盎也来结婚,没有吹手,只有一乘破轿子。后娘把张甲英奉上轿子,给她一个旧箱子,一个旧柜子,做嫁妆。
朱小盎虽然是个诚实的庄稼人,却勤奋,早起晚归的种庄稼。旱天就浇,有草就除,粮食比旁人打的都多,小日子越过越强。
牛家庄的郭和呢?自从发了横财,忘了本啦!不辅导儿子,听凭他吃喝嫖赌,什么谋生也不干。没过三年,把那点家当败得差不多了,后来又因赌钱摊上了官司,那些家当就搞得丁点都不剩。到结尾,郭和又气又饿,死啦!他儿子见没人管,把媳妇张锦绣给卖到妓院了。
到现在,张锦绣她娘才懊悔得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