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水神鞭和水母祠

从前,山西一带是个严重缺水的地方,尤其是晋祠一带是一个严重缺水,这里没有山泉、水井,下雨又少,持久干早,种地、吃水都很艰巨。因此,土地荒芜,人烟稀少。
这里只有一户农夫住在那边。这家原来有四口人,因为老公从军保卫边疆,三年未归,婆婆上了年龄,小泵子年幼弱小,所以,生活的重担就落到了媳妇一人的身上。这媳妇名叫柳如金。她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天天没明没黑地干活,受尽了艰难困苦。春种秋收的辛劳不用说了,就是每日吃的水,都得由她到婆家住的金圣村去担。
金圣村在晋祠的北边,两边相距数里,虽然不算很远,似要一个女性天天往返挑水,也是一个十分繁重的承担。
有一天,骄阳当空,火辣辣地烤着大地,使人感到焦热难忍。柳如金挑着一挑水从金圣村出来,走到中途,又累又渴。嗓子里就象火燎一样的难熬。她放下水桶,喝了儿口凉水,便坐在路旁的一棵树下休息。
这时,看到远处一匹骏马从南面疾驰而来,到了近处,只见豹花顿时骑着一位身穿白色战袍的英武小将。那马到桶前,忽然停止了前进,小将翻身跳下马来,向柳如金躬身施礼地说:“连日奔忙,无水饮马,加上骄阳当空,气候炎热,马已渴得不行了。能否向大嫂讨一桶净水,饮饮我这匹战马?”
柳如金的老公也是从军去的,她深深知道军人的劳苦,对于守卫祖国的将士历来是怀有敬意的。虽然她担水十分艰难,可是听到小将的要求,却以为应该慷慨互助。她忙起身还礼答道:“将军在疆场上为民杀敌,南征北战,抵抗外侮,为国家效力,受尽了辛苦,今口要用水,就让这匹战马尽量地去喝好了。”
小将听了这话,心中暗喜,就松开了组绳,那战马一头扎进水桶,渴龙吸海一般,一眨眼的功夫,就把两桶水给喝了个净光。喝完水后,那马又仰起头来,望着人嘶叫了几声,好像是说它还没有喝够,表示出尚未尽兴的样子。
看到这种景象,柳如金大为吃惊:你这匹马的肚量好大啊!想必是长时间奔忙劳顿,一又加上炎夏酷热,一定是焦渴极了。她又想:边关吃紧,人马服役,络绎于途,战马尚且焦渴如此,出征的人就更不用说了。柳如金越想就对老公的惦记越加深切!老公在边关久无音信,这位小将也许是他的同行吧?何不打探一下,可否顺便给老公带着封信去呢?
柳如金正想启齿,却见那位白袍小将拱手向她致歉说:“大嫂挑水,实在不轻易,两桶水全被我的战马喝了,这叫我怎样表示谢谢啊……”
“两桶净水,算不了什么,将军急去边关,连日赶路,才是辛苦,这匹战马也有功劳。只是水少,没有让它喝足,我实在有些过意不去哩!”柳如金说着又向小将还了一礼。
“大嫂家住在哪边?莫非村里没有水井,为何要到远处挑水?”
听了这话,柳妞金朝右一指说道:“悬瓮山下那几间草屋,就是家舍所在。虽然背景,却无泉水;只有我们一家住在那边,没有水井也无街房邻居。每日吃水,就不得不到我婆家的村里去挑了。”
“大哥为何不来挑水,却要大嫂受此辛劳?”
“老公从军己有三年了,婆婆年老体弱,小泵又年幼,家中匮乏丁壮,只得由我代劳了。”
“啊呀呀!想不到大嫂家里也有卫国的健儿,这就愈加令人钦敬了!”小将惊叹了一会儿,接着说:“大嫂不必见外,此刻我将这支马鞭送给你,以答谢供水之劳,请您收一下。回到家里,假如您急需要水,就把这支鞭子放进水缸里去,只要鞭梢上能沾到一点水,就可把鞭子徐徐提起,这样,一股清清的水流,就会顺着鞭梢滴下来。等缸里的水满了,可将鞭梢朝上一折,水就会不流了。然后再用白布把鞭梢裹好,放在一边即可安然无事。若再需要水时,还照前边所说的去做,保您随时使用,都极利便。从此今后,您也就不必为担水而做难了。不过,定要牢记必需照着我说的措施去做,如不小心,也许会发生危险的!”
柳如金接过鞭子,正要致谢,不料那白袍小将已飞身上马。只见他两腿一夹,豹花马打了一个回身。昂嘶一声,撒开四蹄,奔弛而去,回身之间就看不见了,大路上只留下一道滚滚飞扬的烟尘。
柳如金望着小将远去的方向,惊异不止:这位英俊威武的将军到底是谁?不知他是不是老公的同僚?这支马鞭又有什么神奇之处?它真的能够淌出水来?……她心里一直想着这些问题,挑着个空桶就回家去了。
她回到家时,太阴已经偏西。因为婆婆和小泵在家等她很久,不见她挑水回来,就自己收拾了一点午饭,吃事后,母女二人便午休睡觉了。柳如金没有把水担回来,只怕婆婆责备,便悄俏走进厨房,轻轻放下水桶,见婆婆和小泵都还午睡未醒,才舒了一口吻。她看看水瓮里面只剩一点水了,便小心翼翼地取出鞭子,将鞭稍浸入水中,又把鞭子徐徐向上一提,果真一股清清的水流顺着鞭梢淌了出来,不一会儿,就把水瓮注得满满的。于是,她又赶快捏住鞭梢,朝上一折,水流当即也就停止了。她拿出一块白布,将鞭一梢裹好,就把鞭子收起来,藏到了挂在门背后的纸灯笼里。
“这鞭子真是一件宝物!”柳如金一阵惊喜,不禁又想起那位白袍小未来:他究竟是个什么人物?又从哪里得来这支神鞭?看他那徉年少英俊,精神焕发,举止谈吐又那么彬彬有礼,确实区别凡人,看那坐骑,豹花斑烂,高大神骏,疾驰如飞,也不是平凡的凡马。想来这位年少英武的将军必有来源,他的豹花战马也许就是一匹龙驹?……柳如金想来想去,越发感到惊讶不已。
果真良好,那位年少英俊的白袍小将,确实来自非凡,他本是东海龙王的太子名叫小白龙;那匹豹花战马,乃是分水兽;这支鞭子则是龙宫里的一件宝,叫做抽水神鞭。小白龙受命前往察看黄河的源头,化做一位守边的小将,从东海出发经过此地。他见柳如金心地善良,勤谨淳朴,又急公好义,能慷慨援助卫国将士,深受感动,所以才把这支抽水神鞭送给了她,以资助她减轻每天的劳苦。且说这把鞭子,真是神奇无比,只要把它浸入水中,把鞭梢沾湿,就能聚之水;再把鞭子一抽,鞭梢指向那边,一股水流就会朝那边涌泻,即即是千山万岭也无法阻挡。假如不把鞭梢向上折起来,那股水就会绵绵不断,无穷无尽地流下去,形成河道,奔向东海。
柳如金正在惊讶之中,只听到婆婆和小泵已经起来了。她想过去把获得神鞭的事儿告诉婆婆,可是转眼间又想:婆婆一向多疑,嘴又碎,若梢不顺心,就要大动怒气,絮聒个不断。虽然自己对她十分孝敬,勤俭持家,任劳任怨,有时也免不了受气。小泵才有十四岁,不大懂事,平时又过于娇惯,不仅对嫂嫂的艰巨处境不加谅解,反而常在妈妈眼前添枝加叶地说三道四,拨弄事非,让她在婆婆眼前时常受到责备。假如自已把碰到白袍小将的事儿告诉给婆婆,只怕引起她的疑心,又加上今天挑水回来迟了,不知婆婆还会说些什么哩。所以把获得神鞭的事儿,还临时不告诉她为好。
这时候,婆婆走出房门,见儿媳还在厨房里收拾洗扫,知道她方才回来不久,便向前问道:“以往挑水,午饭时就回来了,今日为什么这么迟慢?”
柳如金匆忙答道:“气候太炎热了,奴家中暑,只以为一阵阵头晕目眩,因此在路上走走停停,歇息了几回,回来也就迟了,请婆婆原谅。”
婆婆听了这话,尽在情理之中,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就让柳如金用饭休息去了。
从此今后,柳如金有了这支神鞭,再也不必去婆家村上挑水了,自然也就轻省了好多。于是,就想趁这个功夫多做些针线活,给老公多准备些鞋袜、衣服等物,有了时机好给他带去。谁知道好景不长,就发生了意外的风浪。
因为几天以来,婆婆一直没有见媳妇出外挑水,但厨房里,大瓮、小白,所有的盆盆罐罐都盛满了净水,吃用十分利便,今天用去了,明天仍是那样多,不知这是怎么回事。婆婆心中暗自诧异,便悄悄叮嘱女儿,随时留意嫂嫂的行动,要她查出个究竟来。
柳如金怕引起婆婆猜疑、责怪,一直不敢把这支神鞭的来源告诉婆婆。这样,柳如金每日用鞭子抽水时,也老是小心背着家人,生怕婆婆、小泵瞥见惹出麻烦。但却没有意料到,小泵已在暗中对她留意。
一天凌晨,小泵从墙缝里瞧见了嫂嫂用鞭子抽水的景象,就顿时告诉了妈妈。这使母女二人都很是惊讶。小泵要向嫂嫂问个明自,但她妈妈却想:这东西一定是柳如金从她婆家借来的宝物,假如直接去问,恐怕柳如金不说,更怕不让她们使用。而她不仅想看看这件宝物,更想亲手使用使用。所以,妈妈就不让女儿去问,而别的出了一个主意。
过了几天,婆婆把柳如金叫到跟前,平易近人地说道:“婆婆知道这些天你挺劳顿。此刻,家里用水都很富足,不再去挑也够用三四天的了。你可到婆家去住上几天,好好休息一下,”柳如金听了,喜出望外,她谢过婆婆,收拾了一下,就回婆家去了。
柳如金走后,婆婆和小泵就忙着寻找那个会流水的宝物。母女二人处处翻滚,最后才在门背后的纸笼里找到。她们打开外边裹着的白布,只见是一条很是精美的小皮鞭,鞭穗是用细细的皮条编的,纹路均匀,严密合缝;鞭柄象是牛角雕成,镂花镶金,光明闪灼。挥舞起来,驾轻就熟,叫人十分喜爱。但是,到底如何能力让这支鞭子流出水来,母女二人却不知道,她们只好照着小泵从墙缝里晃忽看到的情形试着去做。
婆婆高高地举起鞭子,让鞭穗朝着瓮口垂下,举了半天,一滴水也没流下来,她想:是女儿没有看清,仍是媳妇有什么窍门?为什么鞭子不灵验呢?她寻思了很久,仍是毫无措施。但是由于手举得时间长了,胳膊有点发酸,不禁落了下来。这么一落,无意中却使鞭一子浸到了水中。婆婆一看把鞭子弄湿了,怕泡坏了媳妇的宝物,就匆忙往高一抬,猛把鞭子抽了出来。这一抽不要紧,忽然之间,一股清流就顺着鞭梢滴下来了。势如喷泉,绵绵不断,越流水势越大。马上厨房成为泽国。母女二人惶恐失措,丢下鞭子,夺门而出。
她们跑到大门外转头一看,更不得了啦,厨房里的水宛如冲开闸门的江河一般,哗哗哗地涌出门外……
婆婆拉着小泵,急忙跑上旁边的一个高坡上,上气不接下气地敦促女儿道:“快!快里侠去叫你嫂嫂回来,看她能不能把水止住。”
小泵一口吻跑到金圣村,看到嫂子正在家中梳头,连一句话也没说出,拉住嫂嫂就走。柳如金见小泵神色慌张,想是婆娘家出了要紧的事情,就跟着小泵子往回跑。等来到娘家,看到洪流滔滔,从她家的大门中奔流而出,浩浩大荡,一直流向远方,险些成了一条大河……
这时,柳如金已经意识到,八成是婆婆动用了神鞭,闯出了乱子,就冲着婆婆大声问道:“鞭子在哪儿?那是一件宝物,但是不能乱动,不能丢掉呀!”
婆婆迷惘地摊开双手,结结巴巴地说道:“哎呀呀,我一惶恐失手,把……把……把鞭子掉到瓮里去了,看……看……看水势这么大,会不会冲走呀!”
柳如金听了,顾不得再说什么,便迎着洪流,冲进了厨房。她见瓮里的水就象开了锅似的,翻卷着浪花一直向外涌。就不顾一切地奋力扑向前往,一下就坐到了瓮口上,想把水源死死压住。但是,一个人坐在那儿,怎么能把瓮口堵严呢?
而那瓮中的水,由于受到了压抑却反而喷得更猛了。一条条的水线,顺着瓮口周围的裂缝朝外激射,水花飞溅,落下来恰如急雨一般。柳如金因为心情过于紧张,一坐到瓮口上再也没有起来,如同一个雕象一样,坐化在那边一动也不动了,并且仍旧披散着头发……
柳如金的座下,清泉永无休止的喷射着,就成为了晋水之源。后来,人们利用这股丰硕的水源,兴修水利,使太原市西南的晋祠一带,河渠纵横,水田成片,风光美妙如画,得到了“山西小江南”之称。
人们为了怀念柳如金,就建造了一个水母祠。祠堂内立着一个塑像:一个年青的妇女,披头披发地坐在瓮口上,座下清泉喷涌,水流滔滔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