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与云林禅寺

康熙帝王下江南,来到了杭州。他在西湖四周处处游山玩水,吟诗题字,自称是个风雅的帝王。
一天,他要到灵隐来耍子了。
灵隐寺里的老僧人得知消息,真是又惊又喜,立即撞钟击鼓,把全寺三百多个僧人都召集拢来。僧人们披起崭新的袈裟,头顶檀香,手敲法器,嘴里念着“南无阿弥陀佛”,大家跟着老僧人,赶到一里路外的石莲亭,把康熙帝王接到灵隐来。
老僧人陪着康熙帝王,在寺前寺后、山上山下游玩一番。康熙帝王见到灵隐有高高的山峰,清清的泉水,山上长满绿荫荫的树,地下开遍红艳艳的花,真是一个好地方呵!他心里一兴奋,就吩咐人在寺里摆酒用膳,想多耍子一会儿。
帝王摆下筵席,可热闹啦!吹的吹,弹的弹,唱的唱,一时间,把这个空门净地,竟然变成了皇帝之家!康熙帝王一手拈着山羊胡子,一手捧着酒盏,又灌黄汤又吟诗。
老僧人早据说过康熙帝王喜欢吟诗题字。这时见他那摇头晃脑的样子,便悄悄跑过去找个追随康熙帝王的地方官磋商道:“大人老爷呀,我想求求皇上给我们山寺题一块匾额,你看能不能呀?”
杭州知府听了听,点点头说:“才好哩,假如皇上给灵隐寺题了匾额,连我杭州府也都沾了光啦!”
钱塘县官也接上来说:“皇上酒兴正浓呢,你这辰光去求他题匾,我看一定能承诺。”
老僧人心里落了实,就壮壮胆量,走到康熙帝王眼前跪下去叩首,说道:“皇上呀,看在灵隐寺大菩萨的面上,替山寺题块匾额,也让我们风光风光吧!”
老僧人这一请求,正好搔着了康熙帝王的痒处。他点了点头,忙吩咐手下人摆好纸笔,抓起笔“刷刷”几下,就写起一个歪歪斜斜的“雨”字。这辰光,他差不多快喝醉啦,手腕有点发颤,落笔又太快了些,这个“雨”字竟占了大半张纸!灵隐寺的“灵”字,按老写法,在“雨”下面另有三个“口”和一个“巫”,是个“灵”字呵!此刻只剩下这小半张纸的职位,随你如何也摆不下了。从新写一个吧,那何等丢脸呀!康熙帝王一只手抓着笔,一只手不住地拈他那撮山羊胡子,但是一点措施也没有。围在旁边的官儿们,明知道康熙帝王下不了台,可是谁也不敢明说,只有站在旁边干着急。还好,有个大学士名叫高江村的,却想出了一个措施,他先在自己手掌心写了“云林”两个字,装做去磨墨的样子,挨近康熙帝王身边,偷偷地朝着康熙帝王摊开手掌。康熙帝王一看,哎呀,这两个字真是救命王菩萨呢!欢畅得连酒也醒了一半,就立即写下了“云林禅寺”四个大字。写完,把手一扬,将毛笔抛出老远。
老僧人过来张张,过失呀!“灵隐寺”怎么写成“云林禅寺”呢?
他也不看看风色,就结结巴巴地问:“我们这里叫做‘灵隐寺’,不叫‘云林寺’呀!是不是皇上落笔错啦?”
康熙帝王听了,把眼睛一瞪,喝声:“放屁!”老僧人哪里还敢再启齿,只好必恭必敬地立在旁边了。康熙帝王回过头来,问官儿们:“这地方天上有云,地下有林,你们说说,把它叫做‘云林寺’好不好?”
“好呀,好呀,皇上圣明!”
……
听官儿们七嘴八舌地讨好他,康熙帝王乐得啥哈大笑,便吩咐快把匾额雕起来。
帝王一句话,官儿们却忙开啦。他们一面叫人将灵隐寺本来的匾额换下来,一面找来雕花匠,把康熙帝王写的“云林禅寺”四个大字雕在红木匾上,贴金底,黑漆字,边上镶了二龙戏珠,就地挂到山门上。
从此今后,灵隐寺就挂着稀奇离奇的“云林禅寺”大匾额。可是,杭州的老黎民并不买他的帐,只管“云林禅寺”这块匾额一直挂了三百年,大家却仍旧称谓这儿为“灵隐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