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笑的女鬼

夜深了,窗外只剩下卿卿的虫声。
秀婆正坐在灯下纳鞋底,忽闻耳边有“嘻嘻,嘻嘻”的笑声。她回头一看,四周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她驼背的身影,被灯光投映在墙壁上孤单地摇曳。秀婆觉得十分奇怪,这么夜
深了,谁家的闺女还在窗外嘻笑呢。她起身推开窗户,窗外月光皎洁,夜风轻拂,一个人影也没有,连笑声也倏然消失了。秀婆以为自己人老耳聋,听错了,叹息一声,关了窗户,又坐在灯下继续纳鞋底。那鞋底针脚细密匀实,做工精细。秀婆一边纳着鞋底,一边看着桌子上摆着的双簇新的白底青帮布鞋,不禁得意而自豪地笑了。心想明天拿到布鞋铺去,准能卖个好价钱。有了钱,就去买盐买米,下个月的生活就不用发愁了。
这时,秀婆又听到一阵“嘻嘻嘻”的笑声。她心想:自己莫非在做梦吧。她拿起针在手指上刺了一下,一滴血钻出了皮肤。十指连心,她分明感到了一种疼痛。秀婆四周一看,还是没有一个人影。那笑声仿佛一会儿在窗外,一会儿又在耳边,“嘻嘻,嘻嘻”地笑个不停。
秀婆问道:“是谁在笑呀?深更半夜地和我老太婆开什么玩笑呀。”
“嘻,嘻嘻嘻。”没有人回答,还是那个声音在不停地笑。
秀婆道:“你到底是人,还是鬼呀,怎么不说话呢?”
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笑道:“婆婆,我是鬼呀,嘻嘻。”
秀婆道:“我说呢,这么夜深了,哪里还有人?”
“嘻嘻,你不害怕么?婆婆。”
“我都是快要做鬼的人了,这辈子高崖陡坎都闯了过来,还怕什么!”
“你不怕我就好了,喀嘻嘻。”
“你怎么这么爱笑呢?我几十岁的人了,有什么值得你笑呢。”
“我不是笑你,嘻喀,我生前就爱笑。人们都叫我笑女,变了鬼也总是忍不住想笑,嘻嘻嘻。”
“出来吧,笑鬼。我不怕你,你也不怕我,我俩正好说说话儿,也省得我一个老太婆孤单.”
油灯暗了一下,一个又白又大、平平展展的笑睑,忽然间出现在秀婆面前。秀婆看了看那其笑如哭的模样,感到又好奇又有些可怕。
秀婆平静地问:“看你很年轻,有多少岁?”
笑鬼“嘻喀”地一笑,说:“十四岁。”
“唉!”秀婆叹了声气,说:“年纪轻轻的,怎么就死了。”
笑鬼道:“我是一个孤儿,是灾荒那年饿死的。”
秀婆听了,不觉一阵难过,两滴浑浊的老泪,从鼻梁两侧滚落在地上。
笑鬼道:“婆婆,你心好,我给你梳头吧。”
秀婆说:“好,你梳吧。自从我女儿死了,十多年了,都是我自己梳头。”
笑鬼把秀婆蓬松的头发拆开,拿着木梳,一下一下地轻轻地梳,直到把花白的头发梳得平平服服的,才编成发辫,在后脑上挽成一个大髻。
秀婆微闭着眼睛,陶醉在一种舒适的安逸里。
笑鬼梳完头发,又蹲在秀婆面前,轻轻地、捶打秀婆的双腿。像孙女服侍老奶奶一样细微、体贴,不知不觉间,月亮消失了光辉,窗外开始发白。笑鬼忽然双膝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给秀婆叩了三个响头,伸着双手,喀嘻嘻地笑个不停。
秀婆一看,糊涂了,不解地间:“你这是干什么?”
“喀嘻喀。”笑鬼仍不停地笑。
过了半响,秀婆才恍然醒悟:“你是想要钱吧?”
“嘻嘻嘻。”笑鬼笑着点了点头。
秀婆笑着慎道:“你这丫头,没钱用就明说嘛。”说罢,站起身来,去床前的柜子里取出一叠钱纸,点火烧了。钱纸刚好燃尽,一股阴风旋着冥钱飘出窗外,转眼间,笑鬼也不见了。
第二天,秀婆把做好的布鞋.拿到城里一家鞋铺去卖了,买了米,又去纸烛铺买了一叠钱纸。回到家里,天已经黑了。秀婆点燃油灯,又坐在灯下纳鞋底,半夜时分,秀婆又听见一阵“嘻嘻”的笑声,她知道是笑鬼来了,于是对着窗外喊道:“进来吧,外面天冷,别冻坏了。”话音刚落,笑鬼已站在了她身边。
笑鬼给秀婆梳头、捶腿,鸡快叫时,又跪在她面前伸手要钱。
秀婆说:“你一个鬼,哪里用得了那么多钱呢?”
笑鬼“嘻嘻”笑道:“阴间也和阳间一样,什么都可以没有,但不可以没有钱。”
秀婆认真地说:“伸手要,总不是个办法。你看我这么大年纪了,都还在凭劳动挣钱,你为啥不凭本事自己去挣?”
笑鬼道:“嘻,嘻嘻,阴间到哪里去挣钱哟。”
秀婆说:“没地方挣钱,那些鬼魂要用钱又从哪里来呢?”
笑鬼说:“有些鬼魂一到冥府,就投胎转世了,有些鬼魂阳间有子孙后代,过年过节都要祭祀,因此也不差钱用。我们这些孤魂野鬼嘛,只有碰运气,靠那些行善积德的人,中元节施舍一点了,嘻嘻嘻。”
秀婆“哦”了一声,感伤地说:“唉!没想到做鬼也这么可怜,我今天又买了一些冥钱,你全拿去吧。这些钱,也够你在阴间用好多年了。”说罢,将那叠铁戳子打印的纸钱撕开,堆在地上点火烧了,笑鬼收了冥钱,嘻嘻嘻地笑着走了。
第三天,第四天,天天如此。每到半夜,秀婆坐在灯下纳鞋底的时候,笑鬼就“嘻嘻嘻”地笑着,跑到秀婆屋里,给她梳头、捶腿。临走时,都要跪在地上伸手要钱。时间长了,秀婆买米的钱都没有了,自然没有钱再去买纸钱,秀婆被笑鬼缠得哭笑不得,心里既懊丧,又气恼,心想这鬼也太不知道满足,自己可怜她,同情她,节了她那么多钱,她还笑着伸手来要。自己一个老太婆,全一靠一针一线纳几双鞋底维持生计,还能有多少钱给她呢。俗话说:阴阳有别,人鬼异路。人被鬼缠住了,终归要倒霉,看来确是如此。她想来想去,觉得还是不要和鬼亲近的好。
初秋的有一晚,秀婆坐在灯下纳鞋底时,就有意点了一支香插在身边。她听人讲,鬼怕香烟。点着香,鬼就不敢来了。她纳着鞋底,静静地听着窗外的动静。这晚果然没有笑声,也没有鬼来讨好她了。那支香快要燃完时,天边已开始发白,秀婆一看天快要亮了,顿时放了心。
谁知那支香刚好燃完,忽然一阵冷风吹得门窗“砰砰”作响,秀婆不觉打了个寒颤,四周一看,不见人影。她呆在那里正不知如何是好,突然有一种力,将她手中的鞋底夺去,同时一股阴风带着一阵“嘻嘻,嘻嘻”的笑声,从她耳边飞过,向远处去了。
第二天,邻家一个孩子到山坡去放牛,见一只鞋底躺在一座土坟堆上,上面还带着纳鞋底的麻绳和钢针。这孩子顺手拣了回来送给秀婆,秀婆一看,正是她夜间丢掉的那只没纳完的鞋底。
【故事写到这里,其实还没结束呢,为了不被鬼缠着,绣婆该不该去挖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