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千名中国移民安葬在加拿大太平洋铁路下

加拿大太平洋铁路

加拿大的历史可以化作一条铁路,不止连接了东西两个海岸,也见证了数千名中国移民的心酸与付出。

而这条铁路,正是加拿大太平洋铁路(Canadian Pacific Railway)。

有一种说法,认为哈德逊湾公司与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公司,是创造加拿大历史的两个重要公司,其中CPR为开拓西部做出的巨大贡献更是不可忽视。循着这条铁路,历史长河中,中国劳工的汗水和生命,也注入了其中。

提及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它在兴建之初便被赋予跨越东西海岸、完成联邦国家重任的使命。而时任总理Sir John A. MacDonld更是有决心“建设太平洋铁路以统一这个国家”。

 

2001年我作为实习生进入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公司,而在接下来的5年内,我所见证的是传统北美大公司文化的表现。几乎所有的管理层都是白人男性(尽管公司中层管理者按上市公司的要求有一定比例的女性),而在公司中可视的少数族裔只占据了7%。这当然包括许多有色人种和亚裔。与加拿大2006年官方人口普查数据相比,“少数族裔占到全加总人口的16.2%”这一比例,公司中的人员构成要少得多了。

 

公司总部最初设立于蒙特利尔,但因1996年魁北克省面临独立的可能性,总部最终在大约1500公里外的阿尔伯塔省卡尔加里落地生根。在这里,CPR已深深扎根于每一个家庭,不是他们的爷爷、叔叔在CPR工作,就是他们自己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回忆起自己高中时的暑假工作,我曾在CPR铁路站场担任过扳道工人。然而,在CPR工作已经成为两代人的家常便饭,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我曾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同事Bob,他工作了30年之后才得以从铁路工地升迁到办公室。尽管他只掌握了最基本的电脑操作技能,但这丝毫没有妨碍他与时俱进。他家四代人都为CPR工作过,“我叔叔甚至在驾驶室殉职了。”

 

整整四代人为CPR服务。

 

在2014年,加拿大这个年轻的国家已经历史悠久147年。而太平洋铁路公司的成立已有133年,这对于加拿大这样的年轻国家来说,便是历史的见证。

 

血泪史:华工修建铁路

 

CPR的网站曾经记载有关华工修建铁路的历史,“尽管没有确切的伤亡报告。但是,目击者和报纸公布的可怕照片足以证明,大约有700至800名工人因为修建这段政府合同的铁路而丧生,占总劳工人数的5-9%。其中,大多数死者都是中国人。”CPR公司承认共有9,000名中国劳工参与修建铁路。

 

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公司承载着加拿大的历史,同时也承载着华工们的血泪史。

洋铁路:每英尺铁轨下,都是一个沉睡着的华工

 

华人劳工为铁路修建付出了什么?

 

加拿大铁路历史学家Tom Murray在2006年出版的《加拿大太平洋铁路》,记录着招募了6,000名中国劳工,却完全没有提到死亡人数。

 

当加拿大总理哈珀于2006年为当年剥削华人铁路工人收取“人头税”而道歉时,卑诗省的华人媒体将这段历史总结为:“第一批于1880年(光绪六年)由铁路公司从广东省聘请了5,000名工人,在加利福尼亚还聘请了7,000名华人。这意味着至少有12,000名华人劳工被聘请。其中,第一批从广东来的5,000名工人在修建完西部路段之后,只剩下了1,500人。”这意味着在修建西部路段时,就已经有超过3,000名华工丧生。更何况,在他们跨越大洋的一个月海上旅程中,还有因为恶劣条件而死亡的华工,这些人尚未被计算在内。

 

铁路历史:每一英尺的铁轨都埋葬着不可磨灭的华工魂魄

 

这份历史证明,修建铁路的过程是多么的艰辛,不仅仅是每一英尺铁轨下沉睡着华工的故事。美国联合太平洋铁路建成时,“每段铁轨下埋葬着一个中国人”,这份说法虽然美轮美奂,但是当时的环境是多么的恶劣我们也许无法想象。在那个时代,加拿大的华工遇到的待遇也与美国的华工相似,因此死亡人数应该是数以千计的。这份历史,绝对比任何书本上的数字更加残酷。

 

这份历史最让人心酸的是,那些在铁路修建过程中幸存下来,但却因为无法缴纳“人头税”而无法入籍的华工。这些华工被困在温哥华唐人街的著名“上海巷”,全线完工的时候,已经到了1885年。由于无法入籍,他们无法将妻子孩子接到加拿大团聚。在那条狭窄的巷子里,95%以上的人口都是单身壮年男性。他们每天拼命工作和省吃俭用,然而,政府的仇视让他们无法发挥所学,无法与周围的社会接轨。这是第一批踏上加拿大土地的华工,在这块土地上默默无闻的漫长岁月。

 

唐人街:逼迫华工残酷历史的活生生体现

 

这个地方曾是加拿大华工们的栖身之所,但也是华工们表达对于不平待遇的呐喊之地。政府曾规定许多华人不能从事某些工作,以防止他们和白人工人竞争。更甚者,政府规定白人妓女不得卖淫给华人,却衍生出白人女性不得在华人餐馆工作的歧视措施。

 

唐人街的建筑超过百年,但它们的产权至今仍无法确定。在那个年代,很多中国人合资购买小楼居住,通常几十到上百人拥挤在狭小的空间里。这些小楼和西式建筑的房屋大不相同,它们的建造目的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居住,所以显得简陋不堪。

 

CPR历史中华工们所受的待遇和所作的牺牲,让人在翻阅资料时悲愤交加,不禁泪目。美籍华裔女作家张纯如曾因为她的代表作《妈妈,那是什么?》而蜚声中外,但更热衷于写作史。2003年,她出版了《在美国的华人:一部叙述史》,揭露了修建美国太平洋铁路的华人所经受过的惨痛历史,而在加拿大,也同样出现了这样的血泪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