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铁轨里躺了个中国人全民加拿大发现世界历史大事

这张图片真的很震撼啊!看到这个场景我就能感受到建设者们的艰辛和汗水。说实话,我个人不太同意国外的说法,认为加拿大是一个没有历史可言的国家。作为一个在这里生活了很长时间的人,我知道自己的国家充满了历史,而我们的历史就体现在加拿大太平洋铁路上。加拿大太平洋铁路是我们国家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是连接东西部的重要交通线。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 1880 年代,当时加拿大政府想要通过修建一条绕过美国国境的铁路来发展本国经济。这个任务被交给了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公司。我想说的是,建设这条铁路绝不容易。可以看到照片中这么多的工人,他们为修建铁路所付出的艰辛不仅体现在体力劳动上,还有耐心和毅力。修建过程中,许多工人生命都永远留在了这里,这也让我感到非常悲伤。现在的加拿大,很多城市和地区都是由铁路推动发展起来的。我相信这条铁路将永远留在我们国家的历史中。坦白来讲,我对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公司(CPR)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因为我曾经在这家公司做实习生,也在这里工作了整整5年。CPR的建立,最初就是为了连接横跨东西海岸,完成联邦国家的重任。当时,我们的总理 Sir John A. MacDonld 下定决心要“建设太平洋铁路以统一这个国家”。对于我所经历的这5年,我深刻地了解到了CPR固守着北美传统大公司的文化。相较加拿大2006年普查的数据,公司只有7%的可视少数族裔(Visible Minority),相当于是有色人种和亚裔,比例远远低于全加的16.2%。公司管理层座着的白人男性比例也极高,虽然按照上市公司要求,CPR也有一定比例的女性中层管理者。CPR最初设立于蒙特利尔,但由于魁省有独立的可能性,公司在1996年搬迁至阿尔伯塔省的卡尔加里。在这里,几乎每个家庭都与CPR有紧密的联系,因为他们的爷爷、叔叔或者自己都在这家公司工作过。我在高中时曾在CPR铁路站场做了一个暑假,担任铁路扳道工人的职务。对于两代人都为CPR工作,我不感到惊讶。我还记得我的一位老同事Bob,那时他的头发已略显苍白,他在铁路工地干了30年,直到晋升到办公室,但他只能操作最基本的电脑应用。他告诉我说,他家族共有四代人都为CPR工作,“我的叔叔是死在驾驶台上的。”整整四代人都为CPR工作,这很不错呀!2014年加拿大已经建国147年了,而太平洋铁路公司创建于133年前,对于这个相对年轻的国家来说,这家公司已经是历史悠久的了。但CPR历史上也有不可避免的阴影,这就是华人修建铁路的血泪史。CPR的官网曾记载了这段历史:“没有确切的伤亡报告。目击者和报纸公布了可怕的照片,估计有700至800人死于建造这段政府合同的铁路,大约占劳工总人数的5-9%,其中大部分是中国人。”他们所承认使用过的华人劳工人数为9千名。想起这段历史,我不由得深感悲哀。“每英尺铁轨下就沉睡着一个中国人”,这是洋铁路给我留下的最深印象。当年为修建铁路而来的华人劳工,他们为建设CPR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据加拿大铁路历史学家Tom Murray在2006年出版的“Canadian Pacific Railway”中所述,当年CPR雇佣了6千名中国工人,但对于死亡人数只字未提。在2006年,加拿大总理哈珀为当年为华人铁路工人收取“人头税”道歉的时候,卑诗省的华人媒体总结了这段历史,数据显示:“第一批,1880年,铁路公司在广东省聘请了5千名工人,又在加州聘请了7千名华人。”也就是说,总共聘请了1万2千名华人劳工。其中第一批从广东跨海而来的5千名工人在完成西部这一段铁路之后,只剩下了“1千5百人”。仅仅在修建西部路段,就有3千多名华工丧生。这还没有算上从广东跨海到加拿大一个月海上旅途中因为恶劣条件而死去的华工。这段历史让人心痛,虽然我们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情,但我们应该勇敢面对历史,不忘这些英勇的劳工们为建设一个更好的未来付出的牺牲。大多数媒体引用这段历史时都说,“每一英尺的铁轨下就沉睡着一个中国人”。这个数据我很认同,因为当年修建美国联合太平洋铁路时,“每段铁轨下就埋着一个中国人”。尽管这种说法有些文学化,但是当时铁路修建的环境过于恶劣,到了今天,我们无法想象那时的情况。加拿大华工受到的待遇和美国华工差不多,他们的死亡人数可能是数以千名。最令人心痛的是那些修建铁路时幸存下来,但是后来无法缴纳针对华人入籍而设的“人头税”的华人劳工。温哥华的唐人街有一条著名的“上海巷”。1885年铁路全线竣工后,那些无法入籍的华工因为无法交纳“人头税”,也无法将妻子和孩子接到加拿大团聚。他们被困在唐人街。那个狭窄的街道上,当时95%以上的人口都是单身壮年男性。他们每天除了工作,把挣的钱寄回家之外,别无选择。不但如此,由于政府的歧视,华人在人力市场上很难找到更好的工作。政府还规定许多工作不准华人参与,以防止他们和白人工人争夺就业机会。甚至规定白人妓女不得接待华人客人,这导致了白人女子不得在华人餐馆工作的条例。如今,唐人街还有许多超过百年的建筑物无法确定产权。那时许多中国人一起买一个小房子合住,通常是几十到上百人。这些房子与西方建筑不同,建筑屋宇的目的是为了能让更多人住进去,所以条件简陋,不堪入目。CPR历史中最沉痛的是华工不平等待遇和牺牲,读到这些历史就让我热泪盈眶,难以言说。张纯如,一个因书籍《》而著名的美国华裔女作家,在2003年出版了《在美国的华人:一部叙述史》,揭露了修建美太平洋铁路华人的惨痛历史。加拿大华人同样有自己的血泪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