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聘画观音像

有年夏季,罗聘陪老婆白莲去观音庵敬香。途中路过二道茶庵,他们与尼姑慧果熟悉,便进去拜佛,顺带歇脚品茗。
迸去才一会儿,天上忽然起了雷暴,一阵旋风把神龛上的帷帘卷在供桌上的蜡烛火上,烧了起来。幸亏罗聘手快扯下帷帘,连拍带打,才没烧起来。罗聘要赔庵里三丈黄绫,慧果不让赔。推来让去罗聘说好要画一张佛像,送给庵里。
罗聘的画,南北闻名,如能送幅佛像,就能替小庵增辉,慧果自然兴奋。她等呀等呀,一直等到门外树叶黄了,还没有瞥见罗聘把画送来。她心里着急,就寻上门来。
罗聘在家刚把佛像裱好,想托人送去。白莲娘子告诉她:”先生为画观音大士像,要用一种特另外颜料,一个多月前,才有人从杭州捎来,所以延误了时间。”
慧果把画打开一看,咦!希奇!竟是一张白纸,罗聘只是笑笑,卷好画轴,递给她说,”你回去就知道了。”
慧果还疑迷惑惑,白莲娘子才告诉她:”这幅画好天看不出来,到阴天落雨时,才会显入迷像来,你要好好保管。”
一天早上,天色阴沉下来。慧果敬早香时,突然看到白纸上竟现出观音大士像。喜得她口中不住念经,跪下来叩了好几个头。中饭后,就下了一场大雨。等到雨过天晴,怪事!画上的观音大士像又隐去了。
这事一传开,都晓得二道茶庵里有幅观音像,能显灵预报下雨。远近的村民黎民,都来烧香拜佛。这事也传到参府田大人的耳朵里,他就坐上轿子,带着儿名差人到二道茶庵检察。
进了庵,田大人问:”据说庵里得了幅宝画,拿来让我瞧瞧。”
慧果手指画轴说:”喏,就是这一幅!”
“哪是宝画?这,分明是一张空白纸嘛!”
“出家人不打诳语,天快下雨时,菩萨才显灵哩。”
田大人一听,把脸一沉:”哼,妖言惑众!想哄人钱财!念你出家之人,不再追究,可不准再拿白纸哄人。来人啊,将画抄了,带回府衙!”说完,坐上轿子走了。
这事惊动了四邻村民,都上前帮她出主意,要她找罗聘先生再画一幅。慧果只好进城,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罗聘。白莲娘子告诉慧果,画那幅画,用杭州找到的一块药石研磨当墨画出来的,观音像寻常看不出来,下雨前因为潮湿,画像才会呈现。要再画一幅已没有药有了。
慧果懊悔不迭,只怨自己不懂,把它说成菩萨显灵,给田大人抓住把柄,惹了祸。罗聘慰藉了她几句,便到参府去找田大人想把画要回来。
田大人据说罗聘求见,知道准是来讨画的,急忙藏好,才招呼接客。
罗聘呢,早已想好计策,一碰头,便开门见山说:”田大人,我不知你欢畅画,我这幅观音像画得并不好,你喜欢我给你重画一幅。”田大人一听,兴奋得嘴也合不拢:”好,你是画中高手,此后,我要替你扬名。”
罗聘要来笔墨,飞快地在纸上画起来,不多会儿,一幅观音大士像就画好了,活灵活现,清明显楚。
田大人笑得口水滴下来了,趁着热闹劲,罗聘叫把原先画的那张拿来比较比较。田大人把那张白纸拿来,罗聘把它一卷,笑着告别走了。
不一会,田大人才醒悟过来:”哎呀,我被骗了!这画阴天显灵才是宝,此刻好天也有像,碰见阴天哪能辨别呢?”
可那幅画已回到罗聘手里,再也要不回来。罗聘呢,生怕别人再到二道茶庵去闹,也没有还给慧果,只是又给重画了一幅送去。所以,后来二道茶庵里的观音大士像,阴天就不再显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