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国旗只有一颗星看中国历史资料揭秘其由来

我看到一张图片,是清朝时期的国旗,那可不是我们现在熟悉的五星红旗。清朝的国旗是黄龙旗,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听过。1889年,有个大臣叫张荫桓,准备出使国外,他提议把长方形的龙旗定为国旗,于是清朝就有了龙旗国旗。但是中华成立时,参议院决定用五色旗作为中华国旗。为什么会变成五色旗呢?其实有很多鲜为人知的故事。1895年,一场广州起义打响,兴中会成员陆皓东设计了一面旗,蓝色旗底象征青天,中间有十二道白光芒的白日图案。可惜起义失败,这面旗也没用上。后来孙中山在惠州三洲田发起另一场起义,就用上了这面旗。之后,兴中会的骨干尤列在南洋创立的华侨革命团体同盟会中,也使用这面旗。1912年,中华民国诞生,五色旗成为国旗,但是政治动荡使得多个军阀都自己改了旗帜。1925年,孙中山在广州成立政府,开始使用了黄底红色太阳旗,五色旗也还在使用,直到1931年,宣统皇帝放弃王位后,中华民国政府在广州航海学堂开会,在一片缤纷旗帜中,选中了红底黄色的太阳旗作为国旗。

 

在我去翻阅一些历史资料时,发现了更多有关国旗的故事。在民国初期,反清起义中的旗帜有着很多不同的样式和颜色。例如,一些会所和会堂悬挂着的国旗上,十字叉光的数量和排列是不一样的。后来,孙中山解释说,十二个叉光代表十二个时辰,于是这样的排法就被定为了规矩。成立中国同盟会后,孙中山想要把国旗改成红、蓝、白三色,并且加上了一个大大的太阳图案。这一改动是为了展示同盟会所信奉的自由、平等和博爱的理念。然而,黄兴认为这样的设计不美观,而且太阳的形式也效法了日本的国旗。于是他设计了一面井字旗,想要表达平均地权的意义,但是孙中山还是决定保留最初的设计。在1907年和1908年的一系列起义中,以及1901年到1911年的广州诸役中,人们用青天白日满地红旗来反抗清朝。而在1911年5月,湖北团体共进会刘公、孙武等人合作筹备反清起义时,他们绘制了十八星旗。这面旗的红色底色和红、黄、蓝、白、黑颜色各代表“铁血”和必须使用武力。当时我和一些志同道合的人为了驱逐满清鞑虏,恢复中华的尊严,在一个红、黄、蓝、白、黑九角星的旗帜内外角的十八颗金的圆星,代表关内十八个行省,秘密制作了一面十八星旗。这面旗代表黄帝子孙,象征着我们的民族大团结。10月9日,我们在汉口俄租界宝善里14号共进会机关内准备制作炸弹,不慎引爆了,引来巡捕的搜查。他们抄走了我们党人的文件、书信和起义者名单等,使得我们面临更加危险的境地。当天晚上,军警开始在武昌小朝街总部搜查,其中彭楚藩被捕,军总司令蒋翊武逃跑了。听到这个消息,为了避免被动挨打,新军工程营的党人在10日凌晨打响了武昌起义的第一枪。我们从一家裁缝店找到了两面十八星旗,将其悬挂在阅马厂湖北军政府门前。不久,这面旗就成了辛亥革命的象征。在武昌起义后,全国各省都纷纷响应,各省所用的旗帜共有四种。湖北军政府和湖南军政府(焦达峰)使用的是共进会的十八星旗,即武汉旗。而上海、江苏使用的是五色旗,其中红、黄、蓝、白、黑五色代表五大洲。广东使用的五色旗是袁世凯在1901年制定的。北京当局使用的则是清朝时期的黄龙旗。在我研究历史时,发现了更多关于国旗的故事。1911年11月3日,同盟会会员陈其美和光复会会员李燮和在上海发动了行动,攻击江南制造局。11月4日,上海光复,李燮和被选为临时总司令。有人挂出了红、黄、蓝、白、黑五色旗,以示庆祝。1912年2月2日,江浙联军克复南京。上海的一些人提议,使用红、黄、蓝、白、黑五色旗作为光复的旗帜,并向全国通告。不久,长江下游地区的上海、南京等地都悬挂起了五色旗,作为新政权的象征。广东军政府则使用青天白日满地红三色旗。1911年11月9日,广东宣布独立。同盟会成员胡汉民被任命为广东都督,在全城悬挂孙中山设计的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在陈炯明在惠州举兵时,他使用了一面井字旗。那个时候,除了北方少数省份使用大龙旗,武汉的十八星旗、上海、南京的五色旗和广东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成为了主流的旗帜。1912年1月1日,孙中山从上海到南京宣誓就任中华临时大总统。1月10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孙中山决定重新设计国旗。这面新旗用了五条横线和四颗大星的设计,代表着中华民族的四个阶级,每个阶级各有一颗星,而五个横线则代表五大洲。这面旗后来被称为“五色旗”或者“五族共和旗”,成为了中华民国的国旗。我了解到,1912年1月12日,临时参议院通过决议,决定使用五色旗作为中华国旗,并向孙中山发出请颁行全国。这个决议提出采用红、黄、蓝、白、黑五种颜色,代表汉、满、蒙、藏、回五族共和。然而,孙中山回函临时参议院,认为用五色旗作为国旗有三个不妥之处。首先,五色旗被清朝当做海军一、二品大官的旗帜,引发了部分国民对其用途的担忧。其次,用颜色来代表五大民族的含义不够精确,有些颜色的使用可能会令人误解。最后,尽管书面上五族勾搭,但实际悬挂时,五色的排列仍含有阶级之分,与五族平等的精神不太相符。鉴于以上缘由,孙中山认为,需要重新设计旗帜,以历史、取意和美观三个方面考虑。此外,各独立省份使用的十八星旗、五色旗以及其他旗帜都有其传承的历史和含义,突然废除在理论上可能并非上策。因此,孙中山计划在清帝被推翻,国会成立之后,再就国旗问题征求全国人民的意见。在这期间,发生了两件与五色旗有关的外交事件。首先,荷兰殖民地爪哇岛泅水埠的华侨们得知清帝退位,共和国成立的消息,非常高兴,升起五色旗并放烟花庆祝。其次,美国驻上海领事馆提出质疑,认为五色旗太过复杂,建议使用更加简洁的设计。据我了解,中国华侨在荷属爪哇岛泅水埠发生了庆祝活动,并升起五色旗,但遭到殖民当局的无理干涉,导致三人死亡,十多人受伤,数十人被拘捕。随后,华侨致电南京临时政府,请求保护。孙中山对于荷属爪哇殖民当局华侨事件非常关注,召集南京临时政府内阁开会,商讨应对措施。南京临时政府决定照会荷兰政府,要求其释放被捕者,赔偿财产损失,对被害者进行赔偿,并恢复五色旗的合法地位。南京临时政府提出限期三日答复,否则将禁止通商,并禁止悬挂荷兰国旗。然而,荷兰政府竟然对此强行诡辩,指责中国“不该向华侨通告建国事宜”。另一方面,中国驻日本公使汪大燮向日本政府通报中华共和国成立,并使用五色旗作为国旗。2月24日,在日本的神户、大阪等地,华侨在中华会馆召开庆贺中华共和国成立的活动,举着五色旗和提灯庆祝。然而,日本警察却毁掉旗帜并拘捕了华侨和留学生。据我的了解,这些外交事件表明,五色旗与中华临时政府在国际上已经成为了既定的事实,并开始产生了一定的影响。1912年3月10日,袁世凯在北京宣誓就任临时大总统。随后,临时参议院于4月5日迁至北京,5月6日进行了国旗统一案的讨论。在这场讨论中,代表党的蔡元培坚持使用五色旗作为国旗。然而,湖北省的议员却认为,十八星旗与辛亥革命有着密切的关系,应该将其作为国旗,以表示不忘武昌起义。但也有人反对,认为十八星旗只代表十八个省,而不包括内古、东三省、新疆和青海等地,用它作为国旗不太合适。最后,江苏都督程德全提出了一个妥协方案,以红、黄、蓝、白、黑五色旗代表汉、满、蒙、藏、回五族,作为中华国旗,十八星旗则作为陆军旗,同盟会旗则作为海军旗。这个方案最终由北京政府正式公布。在1913年辛亥革命失败之后,孙中山等人流亡到了日本,并建立了中华党。在颁发的党证和委任状上,均使用了五色旗。据我所知,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在护国运动期间成为了中华军的标志,但仍未被正式确定为国旗。1921年5月5日,我当时在广州的孙中山宣布废止五色旗和十八星旗,规定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为国旗和军旗。为了推翻北京政府,孙中山在桂林建立了北伐大本营。1922年1月1日,我参加了举行隆重的升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之典礼。1923年,我在广州重组了大元帅府,孙中山就职之日,正式举行阅兵授旗礼,重新飘扬在广州上空。1924年10月,我北上途经香港时,军舰上悬挂着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当时,港英当局遣人上舰交涉说:“如改悬五色旗,当以礼接待。”但孙中山却不予理睬。1925年7月1日,在广州成立了中华国民政府,并在军事委员会“告诸将士文”中,号召“吾同志和军人在国民旗帜之下,一致团结”,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直到1927年4月,我所在的国民党政府才正式将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确定为中华民国的国旗。当时,孙中山的遗孀宋庆龄参与了设计并加入了国徽,交缀于国旗上。据我所知,1927年月18日,南京国民政府成立时,使用了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作为国旗。而在1928年北伐成功后,东北也使用了这种国旗,统一了南北。1937年抗战爆发后,北平沦陷。12月14日,北平中南海怀仁堂成立了一个伪政权,称为中华临时政府,并公开恢复了五色旗为“国旗”。1938年3月27日,梁鸿志在南京也升起了五色旗,成立了伪中华维新政府。同年12月,副总裁汪精卫逃离重庆,公开投降。在日本政府的支持下,他合并了南北两个伪政权,着手组织汪伪中央政府,并提出了一个国旗方案。然而,这个方案不被日本主子认可。为了取得认可,汪精卫同意在旁边再加上一个黄布条,上写“和平建国”六个字。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南京及全国的国民政府重新恢复了统治。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人民解放军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取得了全国胜利。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红旗五星成为新中国的国旗。据我所知,经过三年的浴血奋战,我们终于于1949年4月23日解放了南京。当天,我们的第三十五军冲进总统府,降下了象征蒋介石统治的国旗,推翻了国民党政权。在同年9月举行的第一届全国协商会议上,我们讨论了新中国的国旗和国徽。最终,我们一致通过以五星红旗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象征全国人民在党领导下的大团结。至此,五星红旗正式取代了国民党政权的旗帜,成为了我们国家的国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