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变魔君三盗夜明珠

一、绝偷
江洋大盗“百变魔君”假名方大郎,在山城明开茶叶店,暗做不法勾当,伤天害剪发横财。
近日手下人探知,本县新任胡知县,买了一颗无价之宝夜明珠。据说夜明珠价钱连城,“百变魔君”怦然而动,他招来巧画匠毛一、水蚂蟥曾二、鬼墨客余三几位得力干将,大家分工合作来偷这颗宝珠。
这三位干将,都是些有板有眼的角色。魔君任务一下达,三人就充分发挥各自拿手,迅速行动起来:巧画匠到县衙后山高岗,搭了一间草棚住下,开垦一亩荒地种下了芝麻。每天站在高山顶上,俯视县衙环境。几个月后即将一张县府衙门全貌图绘好,交给了“百变魔君”。
水蚂蟥曾二,天生一张灵巧嘴,最会套近乎交友人,人称他是条粘在身上扯不脱的蚂蟥。这回接受任务,他很快就跟班头张咕噜交上了好密友。两人双双对对、形影不离,成了无话不说、无心不谈的知心密友。
鬼墨客余三,年青时读了几年书,一向聪明强干、巧舌如簧,旧日年间跟一位县官做过幕僚,对衙门中事十分认识。这回他发挥拿手,花钱买通本县师爷混进衙门,当了一名书办,不但把衙门条条路径、栋栋房间,摸得个滚瓜烂熟,还凭着一张甜嘴讨得县太爷的信任、衙门里人的喜欢。
有这三位干将,“百变魔君”想这回稳操胜券、志在必得。他选好七月十五日中元节,县太爷带家眷、幕僚及大批公差到西流河放河灯祭奠超度孤魂野鬼,县衙守护空虚的大好机会,带一群蒙面大盗,按巧画匠图纸上提供的路线深入衙门;让水蚂蟥出面,邀走班头张咕噜带着留守的一干公差,到城西王二两猪头店吃猪头肉喝烧刀子酒,将他们一个个灌醉;再通知留在衙门值班的鬼墨客引路——
众贼人进县衙,如入无人之境,很快摸进知县夫人房中。因鬼墨客探知夜明珠由夫人保管,夫人见珠子贵重,制了个非凡枕头,看似很平凡里面却安装了个小匣子,把宝珠藏在匣里,以保万无一失。
今日,夫人带丫环使女随老爷去放河灯,但她能揣摩人的心理:往往最显眼的地方,最不惹人注意!因此,枕头大大方方放在床上显眼处。
“百变魔君”入得房来,就把那只枕头拿走,另将一只制作得跟这只一模一样的枕头,放在夫人床上来个移花接木。
魔君到手回家,安排水蚂蟥、鬼墨客连夜逃离险境,让手下人开枕取宝。手下人剪开枕面,见里面塞满芦絮,撕开了芦絮,露出一个美丽的檀香木匣子。魔君大喜要开匣,匣子却锁得牢牢的,就叫两个小贼撬锁开匣。
两小贼撬开铜锁打开匣盖,匣子里忽然冒出一缕黑烟,两贼大叫一声,倒在地上捂着眼睛嚎叫着直打滚。“百变魔君”离得远才没中毒,过来看匣子里面,只有白纸一张写着:“狗贼子,小心眼睛!”
魔君大呼被骗,自己半年时间精心准备,却中了县太爷的机关,害得两个手下熏瞎眼睛!气得他双脚直跳,把桌子拍得山响:“不行,就算上刀山下火海,咱也得把珠子弄来!”
二、明抢
暗偷失手就改为明抢,“百变魔君”养了一批剽悍死士,他曾抢过巡抚后院,劫过知府衙门,掳掠大批财宝后,如雁过无声、风过无痕,隐匿得无影无踪,官府悬巨赏揖拿,找不到蛛丝马迹,却不知他假名方大郎,在衙门眼皮底下卖茶。
这回,“百变魔君”暗暗召回各路亡命之徒,行动选在一年之后,“百变魔君”先将茶叶店转到外地,自己寻机脱离一段时间,他早年遇异人,学得一手易容奇术,巧手换面之后,没有人认得出来。
月黑杀人夜、风高纵火天,一年后,“百变魔君”带一伙亡命之徒,化妆成江湖卖艺的和要饭要饭的,众人说说笑笑、闹哄哄来到县衙门口。
守衙的差人一声大喝:“干什么的?”
一个要饭的手臂上盘条毒蛇,走过去打躬作揖,说小的是江湖卖艺的,想到这儿打个场子讨口饭吃!
差人吼说:“你瞎了眼睛不成,这县衙门门前,岂是你们卖艺的场合,快滚!”说完,就招呼几个保卫把这伙穷光蛋赶开。
一伙公差过来,吆五喝六地赶人,却被众要饭的一股脑儿包围起来,吵喧华闹地跟他们评理。差人们发怒,正要动手打这些穷鬼,没想对方抽出钢刀,架在他们脖子上,吓得众公差战战兢兢,很多人尿了裤裆。
“百变魔君”拔出宝剑大喝一声:“弟兄们,给我冲啊!”就指挥众强盗持枪舞棍进攻县衙,眼看县衙就要失陷。
这几年全国不太平,朝廷雄师四处剿匪。有一旅官兵夜间开拔到这里,正好来县衙联络接洽,见群盗围攻县衙就出兵应急,把“百变魔君”一伙围得个水泄不通。
“百变魔君”本想速战速决,哪想反被包围受里外夹攻。亏他轻功了得,眼看不妙就跳上屋脊独自逃走,喽?们没他工夫好,被官兵一窝端了。
三、
这回败得更惨,夜明珠没得手,手下精锐损失殆尽,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百变魔君”恨得咬牙切齿,立誓要报这一箭之仇!
这回,“百变魔君”孤身出马亲临虎穴,他易容换貌装成一个谋职的厨子来到本县,果真没人认得出他了。凑巧县衙老厨子病退,他花了不少银钱,走捷径混进县衙。“百变魔君”脑筋灵活、手脚勤快、嘴巴灵巧,很快成了知县的贴心人。
他不急不忙慢慢打听、暗暗留意、时时在意。一年后,才知夜明珠不在夫人手上,而是由县太爷贴身携带。
这晚气候炎热,大月亮底下,县太爷摆张凉床,躺在树阴下纳凉,把玩着那颗夜明珠。夜深人静,奉养知县的奴婢,个个哈欠连天。厨子以为时机来了,奉上一杯凉茶,又巧舌把奴婢们支使开。
胡知县喝了几口凉茶,就跟厨子谈天。聊着聊着,知县竟跟他推心置腹说起夜明珠的事来。“百变魔君”这才知道,这夜明珠正是知县为诱捕他“百变魔君”设的骗局。因他作祸多年朝廷严令搜捕,还调出提督衙门几位名捕,更名换姓到各地任官职,普遍搜寻。
胡知县也是一位名捕,为官多年迈谋深算,想退休前立个大功,就自告奋勇更名换姓下来任职。别的,知县年青时遭逢战乱,丢失襁褓中的儿子,成了他平生的遗憾。在都城他又打听到儿子零落山城一带。因此请求朝廷派他到山城当知县,一为捕盗,二为寻子……
胡夫人知道儿子有了下落欢畅不已,耗尽家中储蓄从波斯生意人那儿买回了一颗夜明珠,准备作为儿子的碰头礼。夫人耗财买珠,知县开始不觉得然,但见到夜明珠后又生出一计:想在找到儿子之前,用夜明珠作诱饵,引出“百变魔君”……
据说知县拿夜明珠诱捕自己,魔君吓了一大跳!怕知县察觉,忙岔过话说:“老爷,你查到儿子的消息了吗?”
胡知县叹息说:“查是查到了,可正要去认他时,他又出去做生意了!”
“百变魔君”忙问:“是谁?”没想到知县竟说是山城茶商方大郎!
魔君又吓了一跳,隐隐记起自己幼年时,惨遭战乱失去爹妈,长大后才零落江湖为盗——没想亲爹竟是胡知县!想到自己刚在凉茶里下毒,并且知县已经喝了下去,一下子慌了……
胡知县说着,还取出夜明珠让他观赏。此刻这珠却对他没有一点吸引力了,拿在手上倒像捏着一团刺球。
胡知县问:“你看这宝贝怎样?‘百变魔君’!”
“百变魔君”打了个冷噤,没想自己易容更名混进县衙,仍是让知县识破了!
现在,胡知县忽然一拍巴掌,四周捕快一拥而上,将“百变魔君”逮住!魔君正要向知县说明自己正是他儿子方大郎时,哪料知县毒性爆发,发出一声惨叫,捂腹而亡!
此刻,“百变魔君”只有死路一条,没想到志在必得的夜明珠,原本就是自己的,为了获得它,他千方百计损兵折将,不仅害死亲父,还把自己也玩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