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骗帝王

过去有个帝王,很是暴虐,整日整夜沉溺在灯红酒绿的荒淫生活里。国家一天天衰败,人民穷困到十家用一口锅的地步。帝王和大臣们也不管这些,依然象虎豹似地榨取人民的血汗。老黎民实在忍受不下去了。一天,他们堆积在一起磋商措施。有的说:“我们怎么不写一封书,向帝王申诉我们的疾苦,请求减轻苛捐杂税呢?”大家都同意了这样做。
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个老夫来,说道:“大家主张向帝王,我看这没有用处。帝王不是不知道我们的疾苦,而是基本不肯减轻我们的疾苦啊!呈递书是绝不顶事的。我倒有个妙计……”
大家诧异地问:“你说什么?”
老夫答复:“大家凑些金子,我就能用这些金子把帝王宝库里的金子全都弄出来分给大家。”
大家又希奇地问:“你用什么措施弄呢?”
老夫说:“这你们不心问了。有了些金子,我就会把一切安排妥当的。”
大家都相信老夫,便想尽措施凑了两秤子金子。老夫把金子埋在一个沙堆下,每逢初一帝王出来狩猎,常常要路过那边。
初一,帝王和大臣们出城狩猎来了。老夫便坐在那儿,装做细心地筛着沙子。帝王和大臣到了跟前,对老夫这种举动感到很希奇:“你在这里干什么?”
“噢,陛下!俗话说:‘有生计者长乐,无生计者贫民。’我正在干我的初一哩!”
帝王一听这话,惊讶地问:“你这干的什么初一呀?”
老夫答复说:“我这个初一,很是名贵。我每月在这沙滩上种些金子,到初一就来收获。”
帝王迷惑地翻转眼珠,问道:“你的金子怎么个收获法?”
老夫继续筛起来。筛里呈现了黄澄澄的金子。帝王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
老夫看着帝王那股兴奋劲,便说:“陛下!这个初一虽然好,但惋惜,我手里没有多大成本做种子啊!”
帝王听了老头的话,心想:廉价事又落到我头上来了!便说:“既是这样,我供应你金子,我们合伙种吧。”
老夫高兴奋兴地接受了帝王的提议。第二天就从帝王那儿取到一秤子金子。生计到初一那天,他把大家凑来的金子,拿一秤金子来添在里面奉上去。
帝王一见送来两秤子金子,欢畅得合不拢嘴。但总另有些不定心。于是又给了一秤子金子,让老夫试试看。
又到初一,老夫又给帝王送去了两秤子金子。
这下,帝王完全相信了。寻恩道:这回可要多种。便把金库里的金子都交给了老夫。
老夫把金子都分给了老黎民。到初一,便哭哭啼啼地走到帝王跟前。帝王立即问为什么,老夫越发哭得伤心。
“哎,我尊敬的陛下呀!种上的金子全旱死啦!”
帝王一听,简直气疯了,高声叫道:“是吗?我绝不相信金子会旱死!”
老夫镇静地说:“陛下!你既相信沙子里能够生长金子,怎么不相信沙子里能够旱死金子呢?这都是胡大的意思啊!什么庄稼都不能永远长得好,让我们等候着下次的丰收吧。”这么一来,老夫把帝王说得昏头转向,哑口无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