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豪王叶澄衷河南的传奇人物

我小时候父亲逝世,只上了半年的学就去当学徒。14岁的时候,我来到上海滩,开始经营我的小舢板。我开心地做着我的生意,也因此开始闯出了一番大的名堂。在我17岁的时候,突然有一天,一名洋行经理租用了我的舢板摆渡到江对岸。他在下船后,由于匆忙忘记将自己的公文包带走了,在他返回寻找我舢板的时候,我发现里面有着大量的钱财,但我并没有利用它们。我就耐心地等待他的归来,并将公文包还给了他。这位洋行经理非常的惊讶,因为他并没有想到一个中国苦力会如此诚实。从此以后,我们之间建立了很好的联系。作为叶澄衷,我开始经营五金洋杂货店。起初,业务不怎么顺利,但幸运的是,有媒体为我的店做了介绍,这为我的生意带来了很大的帮助。我利用赚到的钱扩大了店铺规模,并陆续开了多家分号。后来,我在经营煤铁生意方面做得很出色,成为江南制造总局、福州船政总局等大企业的主要供应商。

1870年,美国洛克菲勒创立“美孚”石油公司。10年后,“美孚”进军上海,但其主营煤油生意已经被英国亚细亚石油公司和美国德士古石油公司抢走了头香。当时,“美孚”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帮助他们进军煤油市场。但我并不看好这个商业机会,因为仅有租界才使用煤油灯的用户。不过,我们还是谈了,我提出了三个条款,最终“美孚”也接受了我的建议。作为我,我和美孚洋行达成了协议。我们达成的三个主要协议条款包括:第一,我们有独家经销权;第二,我们的提成为25%(其他公司提成为20%);第三,我们可以在提货后三个月内结算货款。这第三个条款对我最有利,因为我利用这三个月的时间差,不仅可以周转资金,而且可以“用洋钱生钱”,这些短期资金不断被投放到钱庄或实业中而不需支付分文的拆息。这让我的家庭财富迅速增长。

到了1890年,我创办了上海最大的民族火柴公司——燮昌火柴公司。在与洋商的竞争中,我没有被压垮,反而越来越强,销量占据上海市场的1/3。我还在汉口开办了分厂,两家工厂的火柴日产量达到40余万盒,并且行销全国。此外,我还开办了缫丝厂并涉足航运等业务。我的钱庄在鼎盛时期一度达到上百家,成为人们镇赖的财富中心。作为我,我起家是从贸易开始的。之后,我办实业、做金融。我具有“敢为天下先”及“谨慎从事”的经商之道,将这两种性格完美结合起来。这让我这位出身贫穷的年轻人一跃成为“宁波帮”首富。发家致富后,我依然关注着社会公益事业。1899年,我在上海虹口张家湾捐出30亩土地并捐资10万两创办“澄衷学堂”。很遗憾,校舍未能建成,我很快就去世了,年仅59岁。之后,我的家人继续捐资添办,“澄衷学堂”培养出了胡适、倪征燠、竺可桢等近代名人。此外,我还在家乡创办义学,“包玉刚”、“邵逸夫”等人受启蒙教育都来自这所义学。最终,“上海叶家”因此成为了上海九大钱庄家族之一,而我也成为了当时中国的巨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