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鼠衣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孤儿,很小就死了爹妈,无依无靠,每日除在小块地里劳动完后,又得下河钓鱼卖鱼度日,生活艰巨极了。有一天,他到河畔去钓鱼,只见海浪翻腾,水花四溅,本来是海龙王游憩到这里,可他觉得是条大鱼,当即甩下鱼钩,钩住了海龙王的嘴巴。海龙王疼得拼死挣扎,孤儿觉得钓到了一条大鱼,就拼死地往回收鱼竿,但怎么也拉不动。他使劲猛地一拉,不料鱼钩折了,海龙王忍着猛烈的疼痛,回海底龙宫去了。海龙王受了伤,于是便让第七个女儿海螺姑娘上岸来寻医找药。海螺姑娘上岸来今后,只见孤儿一人坐在桥头上手里握着钓鱼竿,像在寻找什么似的。海螺姑娘走到他的跟前问道:“阿哥,你知道哪里有大夫吗?我阿爸病得很厉害。”孤儿问道:“你阿爸生的是什么病?”
“不知道,适才我阿爸游憩到这里,忽然病倒,只见他老人家双手紧捂着嘴叫疼,就回去了。”海螺姑娘答道。
孤儿心想,适才我的鱼钩老扯不上来,大概就是钩住她阿爸的嘴巴了。他稍思索了一下,说道:“小姐,你能带我去看看他老人家吗?”海螺姑娘听了,连声致谢。孤儿当即站起来说道:“小姐,那你稍等一会儿,待我去找点药。”
孤儿回身到田边的草丛中扒来扒去,找到了一个鹌鹑蛋,孤儿把它藏在怀里,转头说道:“小姐,前面带路吧!”
他们走哇走,不一会儿来到了一个深水潭边,海螺姑娘说:“阿哥,我们要从这里进去了。”
“这是一个黑龙潭,水深千丈,怎么能下去呢?”孤儿问道。
“不要怕,你闭上两眼,拉着我的腰带,跟着我走。”海螺姑娘说。孤儿只好依从,这时只以为一阵海风吹来,身子轻飘飘的像在空中激荡一般,不觉来到了海底龙宫前停下。海螺姑娘叫孤儿把两眼睁开,只见龙宫一片华丽堂皇,海龙王躺在水晶宝座上。孤儿被这般景象迷住了,他两眼发呆、。忽然听到海螺姑娘叫他:“阿哥,你快来给我父王看病吧!”这时他才回过神来,向前走去,一看,果真是他的鱼钩钩住了海龙王的嘴巴。他看准了,趁海螺姑娘不注意之时,伸手从衣兜里摸出了鹌鹑蛋往海龙王嘴里一打,蛋黄蛋白一起流进了海龙王的嘴里,顺着这股滑劲,取出了鱼钩,马上,海龙王的病就好了。孤儿见海龙王的病好了,就想回家,他对海龙王说:“你的病好了,我也该回去了,你们送我回去吧!”
海龙王道:“不行,不行,你把我的病治好了,怎么也得留下来在我这里住几天能力回去啊!”海龙王和王后苦苦相留,好不轻易孤儿才同意留下来住了一宿。住的是龙宫楼阁,睡的是玉砖金床,垫的是豹褥虎单,盖的是凤凰金丝被。到了第二天早饭后,海龙王想再留他多住一天,但怎么说也留不住了。
临走前,海龙王为了答谢孤儿的恩典,让他在龙宫里数不胜数的瑰宝中任选几件作为报答礼品相送,孤儿都一一婉言回绝了。海龙王见这孤儿为人忠厚诚实,他便找王后磋商,想把最疼爱的第七个女儿许配给他。王后说:“这孩子,人倒很老实,又是个孤儿,只怕小女不肯意,怎么办?”海龙王当即把小女儿唤来,对她说:“海螺呀,你是我们最小的女儿,我们看这孩子很老实,想把你许配给他,你的设法怎样?”原来海螺姑娘上岸来求医时,瞥见人世的美妙和孤儿为人的忠厚,已对孤儿有了爱慕之心,因此海龙王问到她时,她有几分不美意思地答复道:“他把父王的病治好了,本应答谢,既是爹妈之意,小女遵从。”海龙王又唤孤儿到自己的跟前来,说道:“既然送礼你不要,那就这样吧:你回去后,在全国大雨,河水上涨时,你就到河畔去捞鱼。假如你捞到一个海螺时,请你带回家去,养在水缸里,你就会获得幸福的。”
孤儿回到家里不久,就接连下了几天大雨,河水猛涨。瑶族人有个习惯,每当河水上涨时,人们都拿着捞绞去河畔捞鱼。孤儿捞第一下,以为沉甸甸的,一看,没有捞得鱼,捞了一个海螺,他扔回河里去了;又捞一下,仍是一个海螺,再扔回河里去;第三下,仍是一个海螺。他纳闷,河里怎么有个海螺呢?这时忽然想起了海龙王对他说过的话,于是他把海螺带回家来,放在水缸里养着。孤儿天天看水缸里的海螺,没有什么变化,久而久之,他也不在意了。
说也希奇,有一天,他下地回来,进门一看,家里搞得整齐整齐,饭也给他做好了。这是谁帮我做的呢?早上出门时,自己是把大门锁好了才走的,别人是如何进来替我做家务的呢?第二天,他仍是依旧锁上门又下地干活去了,到日落山才回来。同样,饭又做好了。烘烤在灶上的稻子也已舂成了白米。他又兴奋又迷惑,晚上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觉。想来想去,他决定探个究竟。
这个晚上他感到特别长,好不轻易才算过了一宿。天亮了,他吃过早饭,依旧拿着镰刀,扛着扁担,装着出门劳动去了。从前门出去又转到后门,轻轻地爬上屋顶,从亮瓦(天窗)往下,只见一个很是美丽的姑娘,从水缸里钻了出来,开始为他做家务事。他兴奋得不由自主地喊:“姑娘,姑娘,多谢你啦。”姑娘听到有人叫她,只见她一晃,就不见了。孤儿无可奈何地长叹一声:“唉!苦命无缘啊!”但他这时已发觉到水缸里养的那个海螺有奥秘之处,他决定第二天再来窥伺一次。果真瞥见那姑娘又从水缸里的海螺内钻了出来,也像世上尘世的姑娘一样,纯熟地做每一件家务。这时孤儿便把事先准备好的一块石头,对准水缸,“当”的一声,把水缸砸破,海螺空壳被砸碎,水流尽了,姑娘再也无法藏进螺内。孤儿也从天窗一跃而下,抱住海螺姑娘。姑娘立即说:“阿哥,快松手,我没有骨架,请你快拿筷子来给我做肋骨,用锅铲来给我做肩胛骨。”孤儿一一照办。从此,海螺姑娘就与孤儿结成了伴侣,男耕女织,生活过得挺好。
孤儿很爱海螺姑娘,他一刻也不肯意脱离她,就是出门下地劳动,也经常想回家来看上老婆一眼。海螺姑娘也很理解老公的心情,便自己对着镜子画了一张肖像,叫老公带上她的肖像去劳动,这样随时就可以瞥见她了。孤儿把海螺姑娘的肖像插在田头,他一边干活,一边看着肖像,越看越以为海螺姑娘长得美丽。天有不测风云,人有不定祸福。一天,一阵龙卷风刮来,海螺姑娘的肖像被刮走了。可肖像偏偏被刮到皇宫大院落了下来,帝王见了这张肖像,赞叹全国竟另有这样姣美的女子未被选进宫来。于是,次日便下诏书,出赏银万两,寻找这位佳丽。路过三个月的功夫,海螺姑娘终于被钦差大臣找到,逼迫进宫。伴侣二人抱头痛哭。在临别时,海螺姑娘叮嘱老公道:“我走后,你要多保重身体,你去装按石(捕鼠器),得的老鼠,要保存鼠皮,等你攒够了一百二十张鼠皮时,就做成一件鼠皮大衣,穿戴它到都城皇宫来找我。”从今后,孤儿天天到河畔去装按石,每日捉到老鼠后,孤儿把老鼠皮一张张剥下来烘干,渐渐地就攒够一百二十张老鼠皮了。孤儿按老婆在分别时的叮嘱,做成了一件鼠皮大衣穿戴上路进京去了。
话分两端,海螺姑娘进宫后,不觉时过三年,由于思念老公,整日闷闷不乐,不管皇上怎样来劝诱,她仍是不说一句话,不露一丝笑容。有一天早上起床,忽听梧桐树上喜鹊喳喳地鸣啼,她长长地叹了一口吻:“嗨!喜鹊叫,喜来报,我有什么喜事啊!”
早饭事后,她要到前宫的吊楼上去散心,皇上也跟着去,她在吊楼上彷徨不定,忽然在宫墙外有一只“吱鹂鹂”鸟叫了起来。她朝叫声的方向看去,远远瞥见一个人穿戴鼠皮大衣朝着皇宫走来。海螺姑娘兴奋得高声笑了,帝王便问她:“你为什么这样兴奋?”海螺姑娘指着穿鼠皮大衣的人说:“你看,那个人穿的衣服何等悦目啊!就连你这个皇上,也没有这样悦目的衣裳呀,不妨叫他进来,让我瞧一瞧。”帝王为了讨海螺姑娘的兴奋,顿时令其左右打开宫门,让那个穿鼠皮大衣的人进来。穿鼠皮大衣的人来到庭前,彬彬有礼地说道:“小民参见皇上。”帝王忙说:“快快起来。”这时海螺姑娘看到自己的老公已站在自己的眼前,真是喜出望外,但又怕露破绽,不敢认,只好连声称赞说:鼠皮大衣真好,真好。
帝王问她:“这件衣裳有什么好?”
海螺姑娘说:“好就好在它是一件世上罕见的奇装异服,人穿了它,分外悦目。不信,你试着穿一穿,一定是很悦目的。”
帝王哪知是计,他见佳丽今天有说有笑,十分兴奋,心想,只要她兴奋,就是穿上鼠皮大衣又何妨呢。便问:“这件衣裳要几许钱?”
孤儿答道:“这件大衣乃是我祖传家宝,实在有些舍不得。假如皇上喜欢,小民甘愿馈赠。但我没有衣服穿了怎么办?”
帝王听了,乐得直叫:“快,快,快脱下来给我穿上。你穿上我的龙袍还不成吗?”
帝王穿上了鼠皮大衣,刚从椅子上站起来,只听海螺姑娘发出“嗾、嗾”两声,这时蹲在帝王跟前的那条大黄狗,“嗖”地一下扑了上去,咬住帝王的咽喉。帝王挣扎两下,就直挺挺地躺在地上死了。海螺姑娘和孤儿从新团圆了。海螺姑娘吹了一口吻,变成了一张很大的芭蕉叶。他们坐上芭蕉叶,芭蕉叶立即腾空而起,把他们伴侣俩送回了家里,他们又开始过着男耕女织的人世完满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