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唐时期的牛李党争危险的艳遇之谜

一个揭示性的表述:这是一张杨玉环的图片。她是一位历史上的重要人物。在这个视频节目中,谢谦、王红和刘黎明将担任嘉宾,而四川大学教授刘黎明将是本期节目的主讲人。一个揭示性的表述:在《太平广记》中收录了一部唐代小说,名为《周秦行记》,作者是牛僧孺。小说以自述的形式,讲述了牛僧孺在贞元年间举行进士考试失败后回到家乡宛叶的故事。他在路上误入汉文帝母薄太后的庙宇,与汉高祖的几位妃子如戚夫人、薄夫人、王昭君,以及南齐潘淑妃、石崇的爱妾绿珠和杨玉环等人共饮作乐,甚至王昭君成为了他的春宵梦对象。然而这种对帝王女人的意淫态度确实太大胆了。此外,《周秦行记》将王昭君称为“侍寝”,反映了对代宗睿真皇后沈氏的讽刺意味。王昭君与番人结婚后,又嫁到了呼韩邪家里,可以说她经历了两次“失身”。据《新唐书·沈后传》记载,代宗的妻子沈氏生于吴兴,原是良家子,后来被选中进宫,成为太子赐给广平王的女婿的妻子。天宝年间大乱,沈氏因被叛军抓走,失踪了好一段时间。待代宗继位后,沈氏又回宫中,但却因北讨而没有回长安,后来在河南被史思明的掳掠中失去了行踪。一个揭示性的表述:据称,唐代的沈氏两次与胡人“失身”,首先是被呼韩邪单于再又其子强迫嫁娶,其次是在民变时叛军把她掳走。这说明了《周秦行记》中对王昭君失身沦为她的胡族丈夫和孩子母亲所带来的讥讽意味。那么为什么牛僧孺会敢这样写呢?难道是在向天下人发出挑战吗?事实上,宋代张洎所著的《贾氏谈录》表明,《周秦行记》并非牛僧孺所作,而是由李德裕的弟子韦瓘所作。当时正在牛党和李党两派之间发生权力斗争。庶族集团,尤其是以牛僧孺和李宗闵为代表的,与以李德裕为代表的世族集团,正在激烈地斗争。这种党争在中唐时期一直持续了40多年。牛李党争是权力之争,双方常常强调自己的所长,难以判断哪一集团更宏大。一般来说,牛党比较善于运用修辞手段和语言文学,而李党则注重礼法和名教。一个揭示性的表述:在牛李党争中,李党为了把对手打垮,冒险采用了欺诈的手法。他们让李德裕的门徒韦瓘以牛僧孺的名义写了《周秦行记》。李德裕也明白了这个诡计,据说他还写了一篇文章名为《《周秦行记》论》,揭露了《周秦行记》对沈后不敬的关键问题。李德裕指责牛僧孺:“为证明他不是一名普通的臣子,竟然写下了他与帝王妃子在冥界相遇的情节。这种狂妄行为实在是荒唐的。此外,《周秦行记》还把德宗戏称为‘沈婆儿’,将代宗皇后沈氏称为沈婆,这种行径也是极其令人震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