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斗盗贼

从前,长安有个财主人称万家财的,在长安郊野建有别院,那边山净水秀,景物柔美,他常带着家人去别院栖身。他家离京城很远。可这里地处荒僻,常常有盗贼在这里出没。
有一次,万家财带着妻女来到别院,又请来了很多客人。席间,大伙儿有说有笑,开怀痛饮。万家财心里兴奋,多喝了几杯,结果喝得酩酊烂醉。
客人脱离后。他再也撑不住,由侍妾芳姐扶他到房里去休息。一倒,他便呼呼睡去。
芳姐奉养他睡好了,又指挥家丁收拾残席,把家里扫除洁净。
他们刚要睡下,突然冲进十多个盗贼。他们个个手持大刀杀气腾腾。
盗贼们把家丁全部绑缚起来,推到地上,为首的一个向家丁们喝问:“快说,金银财宝藏在哪里?”
家丁们吓坏了,满身哆嗦着,不敢吱声。
“要是不说,”那个头子咬着牙说,“本大王就要了你们的小命!”
他顺手拉过一个女仆“喀嚓”一刀砍倒在地。家丁们“氨的一声叫了起来,其中一个小声说道:“财物都由芳姐保管,小的们不知道。”
这时芳姐从藏身地方走了出来,喊道“我就是芳姐,要钱要财找我来吧!”
“好,只要你乖乖地把钱财交出来,本大王就放过你们。”
“大王定心,小女子哪敢骗你们。”芳姐面不改色地说:“不过,我家主人方才睡熟,你们万万不要惊动他。”
“这是为啥?”盗贼头子问。
“你们不是要钱财吗?钱财得手不就行了?再说,你们已经杀了一个人了。”
盗贼头子听了,歪着头想了想,说:“好,就听你的。不过,话要说回来,你要是骗了我们,我就立即把你们都杀了!”
盗贼们押着芳姐,芳姐点燃了一枝筵席桌上的大红蜡烛,领着盗贼进了西厢房。
芳姐一一指着柜子说:“这个柜子装的是金银器具,那个柜子装的是绫罗绸缎,另有个柜子装的是衣服锦被。”说完,她把钥匙交给盗贼头子。
盗贼头子打开柜子一看,一点儿都不假,满柜子都是好东西。
盗贼们一拥而上,一抢而空,匆忙逃走了。
盗贼们刚走,万家财就醒了。芳姐立即走进房里,把盗贼打劫的路过一五一十全都说给他听。
万家财一听,暴跳如雷怒叱道:“你这个贱人,我是白疼了你一常盗贼们来了,你竟然把他们带到西厢房,把值钱的东西拱手让人。”“老爷息怒,”芳姐说,“他们十多个大汉个个拿着刀,我们这些人拼得过吗?何况他们已经杀了一个家丁,要是不把东西给他们,不但单是贱妾,只怕连老爷、太太、令郎、小姐的人命都难保。”
万家财听她这么一说,肝火略消。
“再说,要是不给他们,他们也会翻箱倒柜,处处寻找。放在西厢房的东西,他们一定会找到。他们能杀人,莫非不会纵火?要是把他们弄恼了,纵火烧了屋子,损失就更大了。”
听到这里,万家财的肝火已经消去。
“他们抢东西时,贱妾做下了手脚。奴家以照明为名,趁他们不注意,在他们的衣服背后都滴上了红蜡烛油。他们到手今后,必然会到城内寻欢作乐,只要找到衣服背后有红烛油陈迹的就是盗贼!”
万家财听了大喜,恶作剧地向她施了一礼,说:“在下向芳姐儿赔个不是。”
芳姐立即让在一边,说:“哼,别骂人就行了,此刻又来灌什么汤!你还不去干正经事,让衙门派差人去找盗贼!”
于是,万家财星夜派家人骑马向城内报案,长安知府一听立马严密布署,第二天,让差人们乔装妆扮,凡是发现背上有红烛油迹的,当即抓起来。
差人们到市井上寻找,果真不久后就抓住了六、七个这样的人。
无须多审,这些人就供认了。差人们辗转追捕,十多个盗贼全部落网。抢去的东西也被追回,险些没有什么损失。
芳姐临危不惧、机警冷静地应对盗贼,实在是令人钦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