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贵妇嗨翻了裸浴也不打紧啊世界历史有一套

我看到了这张有趣的图片,它展示了中世纪贵族打沐浴时的场景。其实,在那个时代,沐浴可是一种社交活动,可以在浴缸中与客人交流,不管是正在沐浴、还是出浴都无需惊慌失措。就算到了十六世纪,贵妇人在客人面前裸浴也是不丢脸的事情。我看过十六世纪的绘画,上面经常描绘贵妇人沐浴的场景。但是,我们不能有什么奇怪的想法,因为她们这么做只是想展示她们的美貌罢了。直到十八世纪,贵妇人在客人面前仍然可以裸露身体,这和现在完全不同啊。举个例子,德.日尼夫人在接见派遣到教皇附近的大使伯尔尼主教时,还在沐浴池边泡着呢!见到一个女人这样做,主教甚至觉得很自然,身边还有他的侄子。不仅如此,男人们甚至还把浴室当成客厅,这真是有些少见哦,但是在十六世纪,有时候当男人去上厕所时,也会在客人面前大摇大摆的。还有一个故事,当时玛丽-安杜瓦耐特王后的导师维尔蒙神父,就是在洗澡的时候见到了大臣和主教。佣康邦夫人真是讨厌那个资产阶级的暴发户。她认为这种行为充满虚荣心,因为他把“高层人物当作与自己平等或比自己低的人物对待”。我很理解她的看法。在古典主义绘画盛行时期,裸露的乳房已经不太能在油画中看到了。但是当亲戚朋友进入主人卧室时,还是经常会看到主人正在浴盆中的场景。为了避免过度暴露身体,一些人会在浴盆中添加牛奶或香精,使水变得更混浊。所以,我们在小说中提到的“牛奶浴”并不是字面意义上的。还有一种方法是在浴盆上方加盖物,这样在见客时就无需把水弄成不透明的了。加盖的另一个好处是可以保持水温。至于真正的密友们……在日尼城堡中有一个大浴盆,可以供四个人一起沐浴。德.日尼人曾经加入牛奶和玫瑰花瓣,与她的小姑子一起享受了这种乐趣。 在见客时有机密要谈,我们也可以不用旁人在旁侍候。玛丽-安杜瓦耐特王后在沐浴时穿着法兰绒袍子,钮扣一直扣到脖子处,她甚至在出浴时要侍从用布幔遮挡住。这实在过于小心谨慎。其他贵妇们也有不同的方法和习惯,这些都透露着那个时代的风俗习惯。我所知道的,其实并没有这些讲究。当然,像《杰出的爱弥儿》那种书籍,会激发人们对浴室隐私的好奇心。夏特莱夫人就曾经在男仆隆尚面前入浴,但她并没有因此感到丝毫不好意思。这个男性仆人名叫隆尚,1746年来到巴黎,但他却不能像夫人那样放得开。有一天,夫人漂亮的爱弥儿正在浴盆中玩耍,而贴身女佣正在忙别的事,于是夫人打铃叫来了隆尚。隆尚回忆道:“我赶快跑到夫人的房间里,夏特莱夫人让我把火上的水壶拿来,给浴盆里加些热水,因为盆里水有点凉了。我走近一看,她身上一丝不挂,而盆里的水清彻透明,没放什么香精之类的东西。夫人把双腿分开,以便倒水时别烫着她。我开始倒水,目光落到了不该看的地方……我特别难为情,赶快转过脸,我的手直发抖,水倒到那里就管不了许多了。” 虽然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但我相信在现代社会中,人们更加尊重他人的隐私和个人空间。我曾经听到这样一个故事。夏特莱夫人曾经干了一个过于过分的事情,让她的男仆隆尚感到非常迷惑。有一天,夫人在洗澡时,要求隆尚给她倒热水。在倒水的过程中,隆尚的注意力不小心转移到了夫人身上,结果热水不小心烫到了夫人,她大声责备并责骂隆尚。她生气地说:“您要烫死我呀!” 隆尚只好转过头去,盯着水倒到哪里,饱受压力。几天后,夫人又在隆尚面前脱掉睡衣穿上女佣给她准备好的衬衣。这位男仆惊呆了,尴尬地不知道往哪里看…… 一段时间后,夫人跟随贵妇人们前往沙约旅游。在那里,天气很热,女士们脱掉了很多衣物。然而,夏特莱夫人却选择留在自己的房间里穿上了层层的衣服。隆尚有些疑惑,他问夫人为什么。夫人告诉他,只有在她认为值得信任或不会妨碍她的人面前才会暴露私密部位,否则她会更为谨慎。从这个故事中,我可以看出那个时代对私人空间和隐私的注重程度。我听说过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那是我当男仆时的经历。夏特莱夫人是一位非常虚荣的女人,她把我看做自己的机器人一样。有一次,她将我叫到浴室,要我给她倒热水。我一开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当她因为不小心被烫到时,却大声责备我。之后,她的朋友们也开始在我面前脱光衣服,只剩下礼仪上必须保留的饰物。我习以为常了,但实际上,这只是她们将我当做无生命的道具而已。我终于明白了,夏特莱夫人根本就没有把我当成人。 后来,我听到了夏特莱夫人的死对头杜.戴芳夫人对她的描述,可是,她的长相并不能让我激动不已。据描述,她身材高瘦,没有臀部,臂壮腿粗,一双大脚,脑袋小,一张瘦脸,鼻子尖尖,一双眼睛蓝得像海水,皮肤黝黑,发红,爱激动,嘴唇板平,一口牙齿七零八落,磨损严重……根本算不上什么美貌。我对这个时代的社交习俗感到非常好奇。在那个时期,一些贵妇人会在公共场所裸泳,但现在这种现象已经不再普遍了。现在,他们更喜欢去温泉或海滨裸浴。医生会根据病人的需求,推荐不同类型的温泉,帮助他们恢复健康。路易十四的御医瓦洛警告国王不要去温泉浴,因为他的肛瘘病会因此加重而需要动手术。即使波旁的温泉对此病有疗效,他也不建议国王前去。但是,达官贵人却是对这些泉水情有独钟。赛维涅侯爵夫人最喜欢维西的温泉,为了寻找合适的温泉,她甚至在奥佛涅的乡村走遍了很多地方。尽管裸浴是一种非常私密的行为,但在这个时代,达官贵人们经常写信交流感受,就像浪漫小说中描写的寻找情人阿斯雷一样。我对这个时代的社交习俗和文化背景感到非常着迷。我听说过温泉浴,但没想到那里的氛围竟然如此奇特。侯爵夫人嘲笑温泉浴像是“炼狱”,我们要脱光衣服,被一个女子带到一个狭窄的地方,只有一片无花果叶子遮羞。这让我们感到非常难为情,我曾让女佣们先去偷看,看看那里有没有熟人。在幕帘后面,还有医生在为你助阵,不停地鼓励你坚持半个小时。当时我感到非常尴尬,因为我穿着无花果叶和一张布帘,处于一种让人难以忍受的状态。这种观念显然是在贵妇人的沙龙中形成的,虽然这种观念的形成不是那么快,但它已经成为一种不可避免的趋势。人们感到羞耻,并不是因为被别人看到了,而是觉得自己是被迫留在那种糟糕的环境中。在波旁的温泉浴,有时候甚至连无花果叶子也不能够穿。比如,当治疗不育症时,我们必须裸泳,一丝不挂地裸在人们面前。十七世纪时,人们认为海水浴可以治疗精神疾病。如果发生了疯狗咬人的情况,我听说有些人会选择下海治疗,但是即使这样,我们也需要穿衣服,因为裸露身体会让人感到羞耻和屈辱。1671年,三个女孩子被一只疯狗咬伤,于是被带到迪耶普海滨去治疗。但是她们在那里感到的不是羞耻,而是屈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