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温为了做皇帝卖了多少人的头啊

后梁开国皇帝,朱温,也被称为后梁太祖。在天祜元年(904)八月,他用唆使手段,让原为黄巢部将后投降唐朝的蔡州四面行营都统朱温(朱全忠)养子朱友恭、右龙武军氏叔琮、枢密使蒋玄晖率军入椒殿弑杀唐昭宗,将唐昭宗第九子辉王李祚立为新的皇帝。

首如山,血流成河,朱温以此彰显其铁腕统治的决心和权威。他将所有弑君罪责都嫁祸给朱友恭、氏叔琮,并将二人一刀斩落以示儆效。此时,唐玄宗的后代李祚只有13岁,被尊为唐昭宣帝。但经过3年的傀儡皇帝生涯,天祜四年(907)朱温让李祚禅位,从此唐王朝正式宣告名存实亡。除此之外,朱温还下令将领率数千铁骑追击逃亡唐朝文武大臣,最终将300多位冤魂围射殆尽,尸首堆积如山,血流成河,彰显出其铁腕统治的霸道和权威。河后,对旧朝体统毫不留情地投入河中,随后自称帝号,国号改为梁,自封后梁太祖。朱温性情狡猾多疑,且暴虐凶残,加之战乱频仍,各诸侯藩镇互相攻击,生死斗争,更加令他猜忌下属,轻则杀士卒,重则斩军官。当时,他攻占了长河,野蛮地将旧制度一扫而光,改国号为梁,自称为后梁太祖。

朱温命令军队将长安的宫殿、官衙和民居全部毁掉,将建筑木料捆绑成木排顺流而下到洛阳,迫使长安的皇室和百姓全部迁往洛阳。唐昭宗早已被无情撇置,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毫无拒绝的余地,只好听从命令迁都洛阳。到了洛阳,何皇后哭着对朱温说:“从此以后,我们夫妻委身于全忠了。”治军权掌握在手,独霸朝堂,残酷欺凌昭宗。不过,昭宗并不甘心被朱温压制,他十分仇恨朱温,恨之入骨。曾经,朱温迎接昭宗到凤翔游园,昭宗故意松了鞋带,对朱温说:“全忠,系一下我的鞋带。”在众目睽睽之下,朱温无奈只好跪地系起了昭宗的鞋带。这时,昭宗向左右侍卫示意要趁机擒杀朱温,但卫兵们却因畏惧朱温而不敢动手。最终,朱温掌握了昭宗的禁卫部队,独揽大权,日益残暴地欺凌昭宗。殚精竭虑,一血之仇必报。

当年,崔胤麾下的六军士兵几乎全军覆没,只有少数幸存者逃了出来。而跟随昭宗东迁的诸王、十几个近侍和200多个内园侍童,也都被朱温下令活活埋掉。朱温对于谋臣的评价较高,执行血海深仇,誓言报复到底。身负“猫头鹰”绰号的李振,因为历次考试屡试不第,对唐朝大臣们深恶痛绝。他毒舌唆使朱温:“这帮人自诩清高,自称清流,其实不如把他们扔进污流里”。朱温对这些唐朝官员也心存厌恶和忌惮。于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他命令军士将30多名官员捆绑起来,送到黄河边,然后将他们统统抛进黄色浑浊的水中,充当食物,让鱼和鳖共飨。其中不乏李振这样的权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