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

955年5月,后周世宗柴荣为攻取后蜀所占据的陕西领土,发动了一场针对后蜀的战役,史称后周攻后蜀之战。战役持续数月,在开始阶段后周方面几乎没有进展,直到956年1月才最终攻陷凤州,后周获得胜利。下面历史资料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结果

十二月三十日,王景攻克凤州,活捉后蜀威武节度使王环及都监赵延溥等将士五千人,赵延溥绝食而死。至此,秦、凤、成、阶全部归属后周,蜀国朝野震惊。

然而此时,在战场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柴荣却停止了对后蜀方面的军事行动。为安抚四州民众,柴荣下诏说,“除了二税必须征收以外,凡是蜀人所订的各种租税及徭役,全部废止”,由此四州民众皆归心后周。

956年1月6日(按农历是显德二年十二月),周世宗下令特赦所有俘虏后蜀士兵,是去是留让他们自己决定。

显德三年(956年)六月,柴荣任命征讨后蜀有功的王景为秦州节度使,兼任西面沿边都部署,防御党项和后蜀。

评价

柴荣是五代十国乱世之中难得的有雄心、有策略的贤明之主,即位初年就有统一天下的雄心,立下“以十年开拓天下,十年养百姓,十年致太平”宏伟夙愿,于是一改周太祖郭威务求稳定的统治方式,在对内深化改革、精兵强将的同时,对外推行武力开边。

显德元年(954年)高平一战,柴荣树立了在后周的威信,巩固了其统治地位,“自是政事无大小皆亲决,百官受成于上而已”。在推行招抚流民、广开言路等内政措施的同时,柴荣加快对外统一步伐,最典型的事件就是令近臣起草《平边策》。王朴献上的《平边策》深得柴荣欣赏,这篇奇文研讨了唐代以来中原王朝疆土萎缩问题,规划了对外用兵方略,讨论了用兵时机等。

在对外用兵方略,或者说征讨顺序上。王朴认为,“凡攻取之道,必先其易者”,他认为后周与南唐边境线,沿着淮河近二千里,最容易被搅乱。因此,应从南唐的江北(长江以北、淮河以南)地带开始夺地。得到江北,则南唐江南一带就容易平定。南唐一灭,则岭南(南汉)、巴蜀(后蜀)不需要动用武力,可“传檄而定”。平定了南方,那么幽燕之地必然望风归附,河东(北汉)则可作为最后一步,等到天下平定后,再一举降服。

《平边策》的用兵顺序,归纳起来为“先易后难、先南后北”,这说明柴荣平定天下,是有一整揽子统筹策划的,并非想到哪里就打到哪里。但事实上,柴荣对外用兵并没有完全生搬硬套《平边策》,而是随着平天下的进程不断调整和优化。

后周都城大梁(今开封市西北),是四战之地, 四面有敌:西向是后蜀,北向是契丹、北汉,南向是南唐,都是后周的交战对象。后周犹如笼中困兽,不拆除“牢笼”,就难以立国立威。

西向,与后蜀以秦岭、陇山(六盘山南段)为界。后蜀边界线已经推移到秦岭山脉北侧,关中与巴蜀、汉中之间的战略要道:陈仓道、褒斜道、傥骆道、子午道等,几乎都控制在后蜀手中。后周凤翔与后蜀秦州仅有一山之隔,从秦岭山脉顺势俯冲而下,将对后周关中地区形成极大威胁。自古以来,关中不安、汴洛摇撼。柴荣对外用兵之前,必须要平定秦、凤二州,在西线建立牢固可靠的防御带,巩固后周在关中地区的统治,进而确保中原西部战略安全。

南向,与南唐以淮河为分界线。江淮一带,大多为平原,物产丰富,是难得的补给粮仓。此处河流纵横交错、湖泊星罗分布,有着广阔的沼泽地带。淮河上的军事要冲,东边为楚州(今江苏淮安),西边为怀远(属濠州)、寿州、正阳等地,这些要冲都在南唐控制范围内。南向方面,后周面临南唐极大的战略威胁。夏秋时节,江淮水运虽然非常便利,但是北方的骑兵、步兵活动则大为受限,柴荣对南唐用兵,理应在冬季。

北向,为契丹和北汉。高平之战后,北汉一蹶不振,继任的北汉主刘承钧选择休养生息、闭国自保,且后周与北汉相邻的晋州、潞州相对而言有险可守。契丹占据着幽燕十六州,获得了中原王朝北疆的防守重地。失去幽燕,契丹骑兵可快速南下奔袭大梁,届时后周岌岌可危。北向方面,后周压力也很大。对于后周,庆幸的是,当时辽穆宗耶律璟昏聩残暴,整日大醉不醒,契丹国内政权混乱、政权叛乱不断,是辽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柴荣正是看准了这个时机,选择西征南伐。

由此可见,柴荣如果倾其国力、穷其兵马,对后蜀进行毁灭式打击,极容易被其他国家背后插刀、趁虚而入,致使大梁陷入险境。

历史也是如此,在柴荣攻打后蜀时,后蜀向南唐、北汉发去了求救信,两国也都同意攻打后周。南唐皇帝李璟多次欲图中原:“乃眷中原,我之故地也”,在这种情况下,柴荣在巩固了与后蜀的边境线后,马不停蹄发起了对南唐战争。

南唐才是柴荣真正的战略目标,攻打后蜀只是为进攻南唐铺平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