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肋编宋朝一部八卦杂志

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宋人庄绰,在他集行走语言和史料笔记于一体的著作《鸡肋编》中,以其轻松的笔触展示了我们的祖先摆乌龙阵、议论时政、侃知名人士八卦、起绰号的真功夫。 建中靖国初,韩忠彦和曾布同为宋徽宗的宰相。韩忠彦是前朝宰相韩琦的长子,身材魁梧高大但生性淡泊;曾布也有来头,他是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同父异母弟弟,家学渊源。

曾布身材矮小但个性棱角分明,力挺王安石新法。因为工作的关系,韩忠彦和曾布一同出镜的频率很高,他们一高一矮并列在一起的反差常常让人哑然失笑,于是,“龟鹤宰相”的冠名不胫而走。真是不能小觑民间智慧,“龟鹤”对曾布、韩忠彦来说无论从形象还是政见作为上都十分贴切。

当时的滕甫也长得丰姿伟岸,他是翰林院做学问的学士,为人随和宽厚一副冬烘像,他的雅号是“内翰夹袋子”。

北宋国际贸易来往颇多,东京(今开封)街头时不时会冒出金发碧眼的外国人。秦观的儿子秦湛长了一个大鼻子,面相妩媚却是个大舌头,被封为“娇波斯”。

在政府部门供职的黎东美和在京城开书铺的陈嘉言长相相似、特点相同,他们共享一个雅号“虾蟆”。两人所居的地方又都近水,被称为“虾蟆亭”、“虾蟆窝”。这还不算,还有歪诗人写了首很生动的诗:“佳名标上苑,窝窟近天清。道士行为气,梢工打作更。嘉言呼舍弟,东美是家兄。莫向南方去,将君煮作羹。”超级不敬,让人无可奈何却又恼怒不得。